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45

     

    【越恭】剑重要还是我重要

    是某个三十题中的一题
    --------------------------------------
    “为何盗剑。”
    眼前的人一袭蓝衣执剑而立,锋利的剑尖闪着逼人的寒光,直指他的咽喉。

    欧阳少恭平静的眸光由对方冷峻的眉眼扫到他微微颤抖的指尖,不答反问:“剑重要,还是我重要。”

    陵越微微一愣,随即恢复了原先的神色:“焚寂与屠苏共生,我绝不会让你就这样带走它。”

    欧阳少恭没有接话。短暂的沉默后,他突然上前一步,将自己的咽喉抵上剑尖:“我与百里屠苏,你选谁。”

    陵越闻言又是一怔,不明白这为什么突然成了在他们之间二选一的问题。

    没有得到想要的回答,欧阳少恭微微向前倾身,锋利的剑尖刺破他颈间的皮肉,留下一点鲜红:“你选谁。”

    霄河剑尖一抖,随即剑身向后撤去:“交出焚寂剑,我不会为难你。”

    对方却微微侧过头继续倾身向前,剑刃在他颈间划出一道红痕,瞬间血色顺着他的脖颈蜿蜒而下,顺着锁骨的曲线游走。他看着他,眸色平静却咄咄相逼:“告诉我,选谁。”

    对方沉静的黑眸中闪过明显的慌乱,他下意识地抽手,霄河剑跌在地上发出铮的一声。
    一双剑眉拧成一个川,陵越揣度着欧阳少恭这个句话的意思:他是在问自己站在谁那边?

    而他身为天墉城大弟子,屠苏最亲近信任之人,于理于情都不可能纵了欧阳少恭盗剑。
    这件事,他没有第二个立场:“我选屠苏。”

    对方的瞳孔在夜色中微微一缩,随即他仰头大笑。

    余音在空旷的夜林中传出虚无的回响,陵越辨不清里面的情绪。

    “陵越”,最后他凑近他,熟悉的淡淡药草清香随着他低低的声线而来,“既然你选了他,从此我们,恩,断,义,绝。”

     

    越恭

     

    评论(30)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