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5

     

    理了一下文,把杂七杂八的都删了,以前的越恭也放出来了

    后期标题有的没有标注cp向,吃的时候注意

    还有一些被lof屏蔽了,不打算再补了


    诸位,有缘再见了

     
  2.  48

     

    大概是联姻的番外小段子

    夜色有些深了,陵越坐在案旁,手边摞了厚厚一叠批阅过的文书。他拿起右手边的最后一份,忍不住疲倦地按了按太阳穴。

    稍事休息后他强打起精神翻开书页,未料上面的内容倒简单:“青玉坛本月的入资已逾三日未到账,烦请掌教处理。”

    陵越见了却愁苦地以手扶额。


    待他收拾好回房,便见欧阳少恭身着寝衣半盖了被,正躺在床上悠闲地看书。欧阳少恭见了陵越,便把手中的书册放在床头的案几上,微笑道:“忙完了?”

    陵越叹一口气,无奈地看着他:“说吧,这次想怎样?”


    欧阳少恭挑了挑眉,侧过身躺在床上以手撑额,就这么双眸含笑地看着陵越。

    陵越微微眯起眼。

    随后欧阳少恭眨了眨眼,修长的指尖点了点自己的唇瓣:“多...

     
  3.  30

     

    【双霄/恭越】灵心

    剑灵 X 琴灵,剑攻琴受注意

    这篇原来是越恭的,上一条状态让我想起它来,就掰成了恭越

    ------------------------------------------

    焚香袅袅,长夜未央。

    方府后院的一间房里,九霄闲适地枕在欧阳少恭的膝上,享受着主人的指尖在他的脑后轻抚。

    杏黄的衣袍旖旎,墨色的发丝缠绕,二人的衣着形貌,皆像了七八分。


    九霄半眯着眼几乎就要睡过去,却突然感到一阵强大的灵力涤荡。他猛然睁开眼,只见东厢房蓝光大盛,灵息震人心魄。他望向欧阳少恭:“主人。”

    欧阳少恭不以为意地将手中的书册翻过一页:“以陵越的修为,他的剑修成剑灵,也不是什么异事。”...

     
  4.  100

     

    【恭越】联姻 · 三十一

    原以为是陵越特地给自己煮的粥,结果是给屠苏做的“顺带”给他一碗。这一碗粥喝得欧阳少恭心情郁郁,回到房间也无心睡眠,只在灯下独坐。

    窗外传来些极轻微的窸窣响动,欧阳少恭警觉地侧脸,双眸微眯。随后他却又忽然放松下来,说道:“进来吧。”

    屋内便闪进一个身着夜行衣的人,见了欧阳少恭便跪下行礼:“参见长老。”

    欧阳少恭见是雷严的人,心里不耐:“何事?”


    那人低垂着眉眼,从怀中摸出一个细长的锦盒呈上:“属下奉坛主之命,来给长老送一件东西。”

    欧阳少恭接过,打开锦盒入目是一卷卷轴,卷边缀着连理枝的花纹,卷身绑着细致的红绸——竟有几分眼熟。


    欧阳少恭漆黑的瞳孔猛然缩...

     

    恭越

  5.  52

     

    【恭越/琛越】 危机 · 一 (?)

    上次说的大三角

    第一次写了第一章就不想再写下去

     我果然不适合写这种,望天

    ----------------------------

    不大的办公室里,深色的办公桌上静静地放着一份文件。

    封面上“调职申请书”四个字分外显眼。


    中年男人坐在桌旁握着手中的保温杯,皱着眉打量着眼前一身警服立得笔挺的年轻人。半晌之后他终于叹了口气,道:“陵越啊,霆琛牺牲之后我们大家都很痛心,你和他关系这么好,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他说着倾身向前,忍不住用手指敲那份文件:“可是做卧底,你的性格不合适啊。”


    眼前的年轻人目光坚定:“我可以学。”

    中年男人看着他,半晌...

     
  6.  77

     

    【恭越】联姻· 三十

    欧阳少恭就这么开始了在天墉城做“新弟子”的日子。

    只可惜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全天墉城上下谁都知道他就是当初那退婚的丹芷长老,因此没有一个人给他好脸色看。二弟子陵端换着法儿地折腾他,这么多弟子连一个替他说话的都没有。况且连掌教真人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陵端便更加肆无忌惮。


    不过欧阳少恭也自有他的打算,面对各种刁难完全“逆来顺受”。

    陵端不知他厉害,只越发以为他是个好欺负的主儿,每日便正事不干,只想着怎么折腾他。


    这一日一大早欧阳少恭便被陵端打发到后院劈柴,说他晌午之前劈不完不准吃饭。

    欧阳少恭见了一人高的柴垛,便知到晌午是无论如何也劈不完的,因此也不急,只坐...

     
  7.  55

     

    【恭越】Destination · 二

    黑色的轿车在路上缓缓行驶,夕阳西下,将行道树的树影无限拉长。


    轿车的后座上,陵越偷眼看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不自觉地捏紧了膝上的围巾。

    温暖的橘光中那人冷着一双好看的眉眼望着窗外,面上没有一分表情。


    从头到尾,他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他的omega一眼。

    密闭的小空间里,他alpha的信息素拒人于千里之外。


    熟悉的气息强大而又内敛,与十五年前并无二致。

    而且alpha的寿命远比omega长,十五年的时光,陵越已经长大成人,他的样貌却不曾改变。


    若非这独一无二的信息素和深深刻在脑海里的这双眉眼,陵越几乎难以相信他便是十五年前...

     
  8.  66

     

    【恭越】Destination · 一

    abo注意

    是坑,别跳

    ---------------------------------

    “一!二!三!四!”

    冬日的清晨天刚刚擦亮,薄薄的冬雾还未散去,军校的操场上便传来一声声嘹亮的口号。


    军校的学生排着整齐的队列一圈圈跑着,直到天色越来越亮薄雾渐渐散去,立在一旁的教官才吹出一声哨响,下令休息。


    这些学生到底还只有十七八岁,一听哨响便放松下来,满心欢喜地在晨露未干的草地上就地一瘫,喘着粗气休息。

    一会儿他们歇够了,便三五成堆叽叽喳喳地聊起天来。


    “哎,陵越师兄,你成年是不是都快满一年了?都这么久了,系统怎么还没...

     

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