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34

     

    【恭越】联姻 · 十八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他们出发寻找玉衡已一月有余,初秋入深,万物凋敝。

    而他们这一路走来却出乎意料地顺利。陵越常年在外除妖,虽基本无性命之忧,但也时常会有些小伤小痛。但这次他与欧阳少恭一同上路,虽然也有凶险的时候,但无一次有任何损伤,玉衡碎片也收集过半。

    陵越也曾在言谈间戏称欧阳少恭是他的福星,后者一笑置之。

     

    那一日他们追寻玉衡灵力来到一处,却见一桃林,繁花正茂,浅浅的绯色如云似霞,与周遭的枯叶肃杀显出鲜明对比。

    二人相视一眼,心中知其必妖异。

    陵越提剑在手,将欧阳少恭护在身后一步步小心地迈入林中。欧阳少恭负手跟在他身后,看似闲庭信步,实则亦在暗中提防。

     

    足下是绵软的青草地,几点落英点缀其间,柔婉如春。

    却不知其中是否暗藏杀机。

     

    林子一片静谧,连鸟鸣声都无,只有寒凉秋风拂过花枝,桃花瓣无声飘零。

    他们一路小心前行,入林深处,忽见一桃花树,格外花繁枝茂,云冠被霞,与别株不同。

    陵越恐其妖异,要少恭留在原地独自上前查看。

    却并无不妥。

     

    有时一味风平浪静,反而越是可怕。

    陵越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便与少恭赶快一同离开。

    只是他们走了许久,在林中弯弯绕绕,转头却又回到那株桃花树前。

     

    陵越心中有数,当下便捏起一个法诀,霎时幽蓝灵力从他指尖逸出,蓄势待发。

    “破!”

    灵力应声四散,却如泥牛入海,消失无踪。

     

    陵越皱起一双眉。

    不是幻境,当是迷阵。

    幻境易解,而迷阵难破。若不知其命门所在,便无法破解。

     

    陵越转头对欧阳少恭道:“你好好呆在此处,我且去探探。”

    见欧阳少恭点头应承,陵越执剑飞身而起,欲从高处查看阵法布局。

    可瞬间桃枝竟像活了过来,成千上万的桃树飞速移动,带花的枝桠宛如游蛇极速窜出,刺向陵越挡住他去路。

    欧阳少恭微微眯起眼看着桃林阵势,眸中显出一丝了然。

    陵越未料如此一招,一惊之后提剑便挡。锋利的剑光闪过,花枝应声而断,万千桃花瓣飞舞飘零。

    剑风过处,陵越水蓝色的衣衫扬起,他剑势本就轻灵,一时间竟似如落英轻舞。

    欧阳少恭一袭杏衣,站在一片绯红花雨中仰面望着他,眸色深深。

     

    然而更多的树枝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刺来,陵越招架不住,只得暂时退回。

    他一收势,那些暴动的桃树也瞬间安静下来各归其位,除了犹在纷飞的落英,一切仿佛从未发生过。

    陵越喘息着落地,道:“此阵着实厉害。”

     

    欧阳少恭点头:“少恭也从未见过如此情境。所幸此处应只有迷阵,并无凶兽。现下天色渐晚,不如我们就此休息养精蓄锐,明日再想办法。”

    陵越点头称是。

     

    幸而他们时常在外,干粮与水是随身带的。二人随意吃了一些,便背靠着最大的那株桃树休息。

    只是深秋夜深露重,这桃林连半枝枯木也无,他们二人升不了火,这寒夜免不得只得苦熬过去。

    欧阳少恭坐在陵越身边,看到秋风微微拂动他脑后的长发,便想把外袍脱下与他披上。

    而陵越见他摆弄着衣衫,只当他冷,当下便快手快脚地把外袍除了递给他:“快披上吧,夜里风大,别受凉了。”

    欧阳少恭哭笑不得:“你……”

    陵越当他担心自己,安慰道:“我是习武之人,这点寒凉不算什么。”

     

    欧阳少恭无奈地笑,只得把那水蓝色的衣衫拥入怀中。

    柔软的布料带着对方气息和体温,无言地撩动他的心。

     

     

    二人就这么相对无言地静静坐着。

    陵越正抬头望着繁星点点的澄澈夜空,忽听欧阳少恭说道:“若我们无法破解此阵命丧于此,你可有什么遗憾么。”

    陵越收回目光,短暂地沉默了一下,道:“倒不曾有什么遗憾,只不过有些放心不下。”

    欧阳少恭深邃的眸子微闪。他自是知道陵越放心不下什么,或是,谁的。

    他轻叹一声,仰头看向夜幕中的满林桃花:“少恭倒有一心结未解,将会是少恭毕生之憾。”

    陵越侧过头看他:“愿闻其详。”

    欧阳少恭随手拈起一朵半零的桃花:“少恭心系一人,却似乎只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陵越面上显出些许讶异的神色:“听少恭的口吻,像是还未剖白心迹?”

    欧阳少恭又叹一声:“是。只因少恭并无十分的把握。”

    陵越闻言微笑:“少恭切勿妄自菲薄,对方既未知你心意,一切皆言之尚早。”

    欧阳少恭静静看着他,忽然探手勾住陵越的下巴将他引向自己,还未等陵越反应过来,便低头覆上他的唇瓣。

     

    唇上湿软的触感无比清晰,陵越倏然睁大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长睫,脑中像是有什么轰然炸开,一片空白。

    这一吻轻轻浅浅,欧阳少恭只略做停留,便缓缓分开二人的唇瓣。

    陵越犹愣在原地反应不过来,欧阳少恭抬手抚上他的侧脸,以指腹轻蹭,低声道:“如今你已知我心意。若此次我们能逃出生天,你可愿意,与少恭在一起?”

    ---------------------tbc------------------

     

    恭越

     

    评论(44)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