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10

     

    【恭越】狐的报恩 · 二

    陵越的修为还没有到达能够御剑飞行的程度,便只能把这只“受伤”的狐狸抱在怀里继续赶路。

    欧阳少恭半眯着眼心满意足地将下巴枕在陵越的胳膊上,蓬松的尾巴闲适地在身后晃来晃去。

     

    陵越就没有这么惬意了。怀中的狐狸说重不重,说轻也不轻,无端多了分量在身上,到底拖慢了他的脚程。

    本来按计划他天黑之前就能走出昆仑山地界,现在已暮色沉沉,他还在古木参天的林子里。

     

    不过陵越倒也不急。他知道这附近就有个山洞,他可以在那里将就一晚。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寻到那个山洞,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黑黢黢的密林中间或传出几声清脆的虫鸣。

     

     

    昆仑山林深露重,夜晚还是颇为寒凉的。所幸洞中还有些干草,或许是进山狩猎的猎户过夜留下的。陵越便将它们略收拾齐整,又从包裹中取出件外袍披在身上。最后他斟酌了下,选了件最柔软的里衣整了整,在干草上给小狐狸搭了一个窝。

     

    少恭狐狸趴在陵越的雪白里衣上,灵敏的鼻子尽嗅到些皂角香味和对方身上的气息,心情甚好地摆了摆尾巴。

    陵越则把它的行为理解成对小窝的满意,含笑揉了揉他的脑袋。

     

    安顿好之后,陵越又取出随身带着的干粮,掰下一小块试探着放到狐狸面前:“这个吃么?”

    对这种东西欧阳少恭本来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媳妇喂的没有理由拒绝,他便从善如流地从陵越手心里衔起那块干粮,嚼了嚼咽下去。

    陵越原以为狐狸是不吃这些东西的,但是眼前的狐狸就着他的手又吃了几块,陵越便有些无端的欣喜。他又掬起些清水在手心里,送到狐狸面前。

     

    狐狸便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他的手心。

    它的舌上有些小刺,带来些细微的酥痒。

     

     

    喂完了狐狸,陵越自己也吃了一点,便又寻出伤药来给狐狸换药。

    小狐狸乖乖地任由陵越握着自己的爪子摆弄,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直直望着他,看得陵越是越发喜欢。

    他原本还打算狐狸伤好就将它放归,但是现在看来,若是小狐狸愿意跟在他身边,那他也十分乐意。

     

     

    安顿好一切,陵越用身上的外袍也将小狐狸严严实实盖好,便打算就寝了。毕竟赶了一天的路,他也确实累了。

    只是小狐狸却不满足,盖着他的外袍了还要往他怀里钻。陵越只觉得它畏寒,便也没有拒绝,探手把狐狸揽在怀里便沉沉睡去了。

    待他浅浅的呼吸声均匀响起,洞中金光微微一闪,原本乖乖伏在陵越怀中的小狐狸瞬时变成一位身着黄衣的翩翩公子,只有它雪白蓬松的大尾巴依旧在身后轻轻摇晃。

     

     

    欧阳少恭化形之前原是陵越抱着他狐狸真身的,现下便也是陵越将胳膊环在对方的腰间,看着像颇有几分主动意味似的。

    只是怀中的人睡得并不十分安稳。大约还是觉得冷,陵越半蜷着身子微蹙着眉,沉睡中感受到了来自对方的暖意,本能地往他怀里缩。

    欧阳少恭蓬松的大尾巴便灵巧地从身后转过来,环住对方的身体,顺势将他往自己怀中紧了紧。

    狐毛柔软又温暖,陵越果觉舒适,也舒展了眉头,安稳睡去。

     

    欧阳少恭一手撑着头侧过身,垂下眼看着陵越沉静的睡颜,勾起一双唇角。

    只是这岁月静好中,他却生出些逗弄的恶趣来。

     

    雪白的狐尾微微抖了抖,细细绒绒的尾尖便抚上了陵越的侧脸,带着些恶意轻轻骚弄。

    陵越似有所觉,睡梦中皱起眉侧脸躲过。

     

    那狐尾却不肯放过他,短暂的停顿后又故技重施。

    陵越便不甚其扰地将脸整个蹭进欧阳少恭怀中。

     

    计谋得逞的狐狸低笑一声,心满意足地缩回狐尾,安抚地在陵越背后轻轻拍了拍。

     

     

    陵越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怀中早已没有了小狐狸的身影。

    陵越洞里洞外遍寻一圈寻不见,闷闷地坐在干草堆上轻叹一声。

    他虽心知缘聚缘散不过寻常,却还是生出些恋恋不舍的惆怅来。

     

    坐了一会儿,他拾起狐狸趴在上面睡过的里衣抖了抖,细细地叠好放进行囊里。

    他正在收拾,洞口却传出些细碎的声响。陵越回头去看,却见那小狐狸叼着鼓鼓囊囊的一包树叶,迈着轻盈的步子跑进来。

     

    狐狸跑到他面前,松口放下那包叶子,里面便骨碌碌滚出些艳红的野果,新新鲜鲜还带着清晨的露水。

    陵越看见小狐狸又惊又喜,忍不住将抬手它抱在怀里揉脑袋,一下一下地顺毛。

     

     

    欧阳少恭舒适地将下巴靠在陵越肩膀上,享受来自他的爱抚。

     

     

    待失而复得的喜悦淡去后,陵越回过神来,想起狐狸轻盈的步伐疑惑地捏了捏它的爪子:“伤好了?”

    狐狸则拿脸颊蹭了蹭陵越的手背。

    陵越见状欣喜不已。他不料狐狸的伤好的这样快,原本还打算带它下山去看大夫的。

     

    这时狐狸又从他的怀中跃下,将那野果拿鼻尖往陵越面前推,示意他享用。

     

    陵越欣慰地捡起一个野果放进口中,发觉酸酸甜甜,甚是好吃。他顺手又给狐狸喂了一个,看着狐狸用尖利的牙将一个野果嚼得嘎嘣脆,陵越在心里想,这小狐狸可真是一只知恩图报的好狐狸。

    -------------tbc----------------

     

    恭越

     

    评论(20)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