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96

     

    【恭越】联姻 · 二

    雷严一头答应了欧阳少恭由他自己做主,一头却喜滋滋地令弟子四处散播青玉坛丹芷长老和天墉城大弟子即将联姻的消息。

    雷严还欲在众弟子前作出往日不苟言笑的样子,却被自己眉梢眼角的笑意出卖了,故作威严的脸竟显出几分和蔼可亲:“什么天赐良缘门当户对天作之合之类,尽往好了说,往好了夸,都知道了吗?”

    “是,弟子明白!“见众弟子领命而去,雷严满意地捋了捋胡须。

    ”可是坛主,您答应了长老三日后再作定夺的。您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元勿在一旁担忧地提醒道。

    雷严睨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好的。我曾与那天墉城大弟子有过一面之缘,真是玉树临风的谦谦君子。天墉城可谓集天下灵秀之人,这陵越又是各中翘楚,若是这样的人都看不上,那少恭还能看上怎样的人?至于天墉城那边,既然收了我们的婚书,堂堂大派又岂会赖我们这一桩婚?”

    元勿信服地点点头:“坛主说的有理。”

    “那是自然。你别看少恭现在一副死活不肯的样子,我担保见他了陵越一准服服帖帖,说不定还会感谢我的苦心安排呢。“雷严得意于自己的识人之慧。少恭在他身边十年,自己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少恭喜欢什么样的,他还不清楚吗?

    “坛主英明。“

    “不消你说。还有你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办事!”

    元勿一头雾水:“办事?坛主并未交代属下有事要办啊。”

    雷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嫁娶之仪婚宴酒席,哪样不要早早筹备起来?记住,什么都必须要用最好的。”他见元勿震惊地呆在原地,不耐地一甩手:“快去!”

    元勿无奈地领命退下,才走了几步却又被雷严叫住。

    雷严朝四周环望了下,见四下无人,才附在元勿耳边说道:”切记要暗中行事,千万别叫少恭知道了。“


    那边陵越辞了掌教,握着卷轴一步一步往天墉城的后山走。明明只是薄薄的一张纸,他却觉得好像有千斤重。那红绸松松缠绕他的手指,他却觉得像被粗绳紧缚,呼吸不畅。

    他也不知道,那一句“我愿意”,到底有几分真心。

    重新展开卷轴,无视了卷边缀着的繁复的连理枝花纹,陵越纤白的指尖缓缓划过“丹芷长老”四字。

    藏在这四个字后面的,会是个怎样的人呢?这个要和他携手一生的人,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是温和还是暴躁?和自己又是否合得来呢?

    他又有些黯然地垂下眼。既是长老,怎么也得攀上三十岁吧。

    清新的山风夹着湿润的水汽拂来,略微抚平他心中的烦闷。他抬起眼,望向开阔的水面。碧波荡漾,水光粼粼。

    木既已成舟,多想又有何益。

    他细细卷起婚书,正欲收好,忽然一个白影飞快地从他眼前掠过,手中的卷轴顿时不见踪影。

    陵越无奈地笑:“阿翔,快还来。这可不是给你玩的。”

    那只名唤阿翔的海东青正得意地叼着卷轴盘旋,似是要引陵越来追赶。它听到陵越发话,乖顺地飞回来,松开喙将卷轴交回陵越手中,停在他肩上。

    陵越微笑着抚上阿翔,轻声说:“乖。” 海东青舒适地半眯着眼,享受着陵越的抚摸。陵越顺手捏了捏它肥肥的身子:“阿翔,几日不见,你好像又长胖了。屠苏又喂了你多少五花肉?”海东青不满地扑棱扑棱飞起,落在地上迈腿雄赳赳气昂昂地踱了一圈向陵越展示自己的英姿。

    陵越几乎失笑:“好了,逗你玩儿呢。随我回去吧,屠苏一定在等我吃饭。”陵越掂了掂包袱里的桂花糕,迈腿走进了他和屠苏的独院。

    屠苏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笑意迎上来,而是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垂着头一言不发。他玄色的衣衫几乎就要隐没傍晚的微光中,瘦削的身影更显孤寂。

    陵越的心一紧。难道又被师兄弟欺负了么?

    陵越疾步上前,抬手抚上少年的肩膀,柔声问道:“屠苏,发生什么事了?”

    屠苏闻言才抬起头直视陵越。晦暗的光线下,陵越辨不清他这一双眼里的情绪。

    “师兄,他们说你要成亲了。是真的吗?”

     -----------------tbc---------------

    雷严:不许再说本座萌!不然本座叫少恭一个一个喂你们药!

    Lo主:呵呵,少恭会听你的吗

    雷严:。。。并不会


     

    恭越

     

    评论(42)
    热度(196)
    1. Samantha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