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03

     

    【恭越】联姻 · 二十七

    “掌教真人……”

    涵素真在案前处理文书,忽然见报信弟子前来,却只行了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涵素从一堆文书中抬起头来:“何事?”

    那弟子又犹豫了一下,才答道:“青玉坛丹芷长老求见。”

     

    听得这个名号涵素瞬间黑了脸:“不见。”

    这预料之中的回答叫那弟子一脸无奈,可是他又不敢提挤在天墉城门口浩浩荡荡红红火火的聘礼,只能避重就轻地斟酌着用词:“可是……他还带了……呃……许多东西来。”

     

    许多东西?

    涵素闻言暗自忖度:难不成他这次真是来登门道歉的?

    他捋了捋自己雪白的胡须,道:“先让他进来吧。”

    这个当初说出“莫教潘安配东施”的人,他倒也想看看到底是不是潘安模样。

     

    那弟子领命去了,不一会儿便引了一人过来。

    涵素坐在厅中的高位上,眯着眼看着远远逆光而来的人。

     

    入眼是一袭暗银纹蓝袍,清雅华贵。来人身形修长,一步一步不急不缓,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从容。

    待他走近了些,涵素见他眸若点星发如漆墨,一副君子谦谦的模样果真担得起“貌比潘安”四字。

    思及至此涵素又在心里冷哼一声:纵然他如此品貌,配陵越又哪里委屈了他?

    他心中不快,面色也冷了几分。

     

    座下的人在不远的地方站定,躬身一礼:“青玉坛丹芷长老欧阳少恭,见过掌教真人。”

    他这一礼不卑不亢谦和端方,倒是叫涵素有些意外。

    当日在青玉坛他当着众人的面说出那样的话,教陵越和整个天墉城都下不来台,再加上后来又有送药一事,涵素已笃定他是狂放无礼之人。

     

    但对方尽了礼数,他也没有轻慢的道理,便道:“不必多礼。欧阳公子请坐。”

    但他到底是不待见欧阳少恭的,待欧阳少恭入了座弟子斟了茶,涵素便开门见山地道:“自上次一事,天墉城与青玉坛再无瓜葛。不知丹芷长老此次前来,所为何事啊?”

     

    欧阳少恭闻言放下手中的茶盏,起身又是一礼:“少恭此来,一是登门致歉。”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上次之事是少恭言行有失,有损天墉城的体面。少恭诚心悔改,还望掌教真人海涵。”

    他一番话说得客客气气,涵素的脸色松缓了不少。

     

    他又见欧阳少恭并不继续往下说,而是垂眸拱手立在那里等他回话,如此礼数周全,涵素已再没了什么火气。

    他捋了捋自己雪白的胡子,道:“既然欧阳公子已经知错,过去的事我们也就不必再提了。”

     

    欧阳少恭又一躬身,道:“多谢掌教真人。”

    言毕他站直身子垂手而立,继续道:“此次少恭前来,是还有所求。”

     

    涵素闻言微微蹙眉:“不知欧阳公子有何所求。”

    欧阳少恭直视着他:“求亲。”

     

    涵素睁大了双眼:“你说什么?”

    欧阳少恭拱手:“在下虽与贵派大弟子无缘,但在下心系之人,亦是贵派弟子,故来求亲。”

    涵素皱着眉没有答话。

    欧阳少恭见他如此,继续道:“ 在下素闻天墉城以仁德治教。能容人之过是谓仁,能成人之美是谓德。还望掌教真人体恤,若能让有情人终成眷属,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涵素沉默了一下,捏着胡须道:“你先说来听听是哪位弟子。”

     

    唤出那个名字,他的眸光都带着不由自主的柔情:“陵越。”

    涵素一惊,转瞬拍案大怒:“真是岂有此理!你当我天墉城是何地方由得你一次次无礼放肆!来人!送客!”

    涵素满面怒容拂袖而去,几名侍立的弟子也面色不善:“欧阳公子,请回吧。”

     

    被下了逐客令赶到天墉城门口的欧阳少恭百思不得其解,明明说得好好的,为何涵素又突然翻了脸?

    见主子铩羽而归,青玉坛的弟子小心地凑上来,问道:“长老,接下来怎么办?”

    欧阳少恭扶额,道:“先到山下的客栈歇下吧。”

    那弟子又犹豫着问道:“那这些聘礼呢?要收归入库吗?”

    欧阳少恭冷冷地扫过去一眼,那人忙道:“弟子会替长老好好保存的。”

     

     

    欧阳少恭在山下住了两日,心焦不已。

    明明知道陵越就在那个地方,明明这么近,却又这么触不可及。

    那日陵越不告而别,此事越多拖一日,对他越不利一分。他之所以先来提亲,也是料定了陵越不愿见他才选择从另一方面下手,一来表诚心,二来也让陵越无法避他不见。

    尽管他早已做好了被陵越拒绝的准备,却不料根本连陵越的面都没有见着,直接连掌教真人那关都过不去。

    他自恃聪慧多谋,从未有过这样束手无策的时候。

     

    欧阳少恭思来想去夜不能寐,几乎是一夜无眠。清晨他方小睡了一会儿,却被外面嘈杂的人声闹醒了。

    他心中疑惑:天墉城是清净之地,为何会有人声喧闹?

    他打开窗户去看,见不少年轻男子往天墉城涌去,喧哗中他隐约听得些“报名,招生”的字眼。

    欧阳少恭立即明白了是什么事,随后计上心来。

     

     

    天墉城门口,陵端将一只脚搭在凳子上吊儿郎当地坐着,有气无力地道:“下一个。”

    凭什么每年招生的事都要他负责啊,真是累死人了。

     

    一个人走上前来,陵端看也不看,拿起笔懒懒道:“叫什么名字啊。”

    他话刚说完,却感到旁边的肇临猛地拉他的袖子,便不耐烦地道:“干嘛!”

    他说着又清了清嗓子,仿佛找回二师兄的威严似的继续打算录入名谱:“名字?”

     

    那人语意带笑:“在下欧阳少恭。”

    陵端猛地抬头:“是你?!”

    当日欧阳少恭被打发出去,正是天墉城的休息时间,一路围观者众,欧阳少恭在天墉城已是无人不识。

     

    再次对着“大师兄”这张脸,欧阳少恭努力耐着性子:“正是在下。”

    “你来干什么,滚滚滚。”旁边的肇临不耐烦地甩手。

    欧阳少恭不紧不慢:“在下是来报名的。”

    肇临拧着脖子看他:“我们不收别派的弟子!”

    欧阳少恭微笑:“在下无门无派,为何不收?”

    肇临急的跳起来:“你当我们傻呀!你明明是青玉坛长老,还说什么无门无派!”

    “青玉坛只是制药的,一向也只有坛主,并无掌教。在下在青玉坛,只是打理家业而已。”

    肇临未料这个欧阳少恭如此伶牙俐齿,气得说不出话:“你你你……”

    旁边的陵端抬手制止他,看向欧阳少恭的眸中闪着算计:“哎~ 肇临,既然人家求师,我们当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tbc---------------

    端哥:我来刷存在感惹(甩头)

     

     

    评论(38)
    热度(103)
    1. 爱越越思霆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