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13

     

    【恭越】联姻 · 十九

    陵越是在寒凉的晨风中醒来的。

    身上有些莫名的重量,陵越低头看去,才发现少恭的外袍连同他自己的那件都严严实实地盖在自己身上,肩颈间也被人细细地掖好。

    幽蓝杏黄的衣袍交缠旖旎,陵越蓦然想起少恭昨晚对他说的话,耳根略微泛红。

     

    少恭的表白来得突然,陵越是未曾料到他的心思的。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告白他慌乱无措,支支吾吾语无伦次,最终少恭终于轻叹一声,凑上来轻轻吻了吻他的眉心,不再强求一个回答。

    渐渐平静下来后陵越想了很多,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一路走来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是那人的用心,他却如同什么似的懵然不知。

     

    陵越抿了抿唇,思索着合适的措辞来面对欧阳少恭,一转身却发现身边空空荡荡,并没有那人的身影。

    陵越一惊,急忙提剑起身。

    他身上的衣衫就地滑下,沾上几瓣绯红的桃花。

     

    “少恭!少恭!”陵越提着剑在桃林里乱转,寻了许久却仍然不见人。

    陵越的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珠,他迈开大步在林子搜寻,一声声唤得越发焦急。

     

    桃林迷阵,陵越不知自己绕了多少圈,终于远远望见那一袭杏黄的人,在桃树下负手而立。

    陵越如释重负,赶忙几步上前拉着他的袖子查看:“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不见人?若是出了什么事可如何是好?有没有受伤?”

    欧阳少恭静静地看着他,忽然顺着他的动作将他腰身一揽,把人带入怀中。欧阳少恭微微顿了顿,和润的嗓音带着明显的笑意,在陵越耳边低低响起:“我不见了,你这么紧张?”

     

    陵越一怔,当即不受控制地红了耳根,抬手去推他。

    欧阳少恭也不强求,顺势松开了手,一边将陵越的外袍与他披上,一副像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样子开口道:“我方才去探了这桃林。”

    陵越听他话语中似有发现,也顾不得对方甚是亲昵的动作,问道:“如何?”

     

    理了理对方衣襟上的褶皱,欧阳少恭俯下身来,广袖在落英缤纷的草地上拂出一片青绿。

    他修长的指尖拈起一瓣桃花放在地上,道:“如果这是我们眼前这株最大的桃树,那么”,他说着又拈起几片花瓣:“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这几株桃树,无论你在林中如何行动,其位不变。”

    陵越看着几点花瓣拼出的形状,惊到:“五行七星阵!”

     

    欧阳少恭微笑:“这我就不懂了。”

    陵越欢喜道:“少恭你可真是帮了我的大忙!”

    欧阳少恭微微侧过头:“是嘛。”

     

    现下已知晓阵法找到阵眼,那要破阵便好办了。

    御剑上行的方法既然行不通,陵越便一招万箭穿心,将一把霄河剑化作千万剑气破空而上。桃林果然被剑气惊动,再次窜出无数枝桠阻拦,只是剑气为虚,根本不受影响。

    幽蓝的灵力在桃林上方涌动,陵越在原地捏着剑决,看中了时机将剑气瞬间凝化为七股,以雷霆破空之势分别插入阵眼。

    一时间地动山摇,万顷桃林瞬间崩裂,毕剥之声不绝于耳。

     

    枝桠横飞,陵越刚想划出一道结界防护,转头却被拥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鼻尖嗅到的是淡淡的药香,混着微苦的桃花香,莫名让人安心。


    落花似绯雪,一双人无声相拥,耳边是纷闹的喧嚣,却又分明安静到可以听到对方的心跳。

     

    如此处境,那人却以一身肉体凡胎要护他周全,陵越在欧阳少恭怀中捏紧了剑,眼中泛酸。

    当一切终归平静,欧阳少恭缓缓松开他,抬手替他拂了拂发间肩头的桃花瓣,扬起的衣袖带起一阵药香:“没事吧。”

    陵越摇摇头,敏锐地捕捉到对方骨节分明的手背上的一道血痕。

    他心中一痛,手上却一时没有趁手的物件,他从腰间摸了摸寻出一条紫色的发带来,低着头握着少恭的一圈圈地提他小心包扎。

    鲜血从轻薄的发带点点渗出,陵越皱着眉,忍不住低声责怪:“都说了自保要紧……若以后有这样的事,不要管我。”

    欧阳少恭看着他,轻声道:“哪能不管你……”

     

    陵越一顿,松开了握住少恭的手。

    欧阳少恭曾问他如果能出桃林愿不愿意与他在一起,现下桃林已破,他还在等一个回答。

    可是眼下天墉城还在危机之中,陵越长时间地下山揭榜也耽误了修行,绝对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

    陵越捏着霄河的手渗出细汗,他咬了咬下唇,似终于下定决心:“少恭,我……”

     

    欧阳少恭却像是料到他要说什么一般,突然温声道:“你不必现在就回答我,我可以等。”他顿了顿,重新握住陵越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不过不论你的回答是什么,我欧阳少恭认定的,便绝对不会放手。”

    --------------tbc-----------------


     

    恭越

     

    评论(38)
    热度(113)
    1. 卷卷黄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