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52

     

    【Bill x 何瀚】总裁的包养情人 · 二

    那一晚后Bill再也没有见过何瀚。不过他也无所谓,对他来说何瀚不过就是个对胃口的客人而已。

    尽管Bill承认他很合自己眼缘,但干这个行当,最愚蠢的就是该走肾却走了心。

     

    Bill牛郎的日子依旧过得舒坦,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接的客接,该花的钱花,生生活成一个上流社会的人的模样。

     

    Bill在电视上看到何瀚是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辛苦耕耘了一晚的他刚刚起床,正皱着睡衣趿拉着拖鞋慵懒地在沙发面前坐下来,打算喝一杯现磨咖啡。

    他随意地换着频道,倒不是为了消遣,只为随便找点事做。

     

    背投上那人的脸一闪而过,Bill一愣,觉得自己看花了眼,又倒回一个频道。

    镜头恰好给了一个特写:真是他没错。

     

    电视上正在直播的是何氏集团的新闻发布会,那个曾与他一夜颠倒的人,字幕给出的介绍赫然是何氏集团CEO,何瀚。


    Bill挑了挑眉,饶有兴趣地拿手背撑起下颌,在软软的沙发里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电视里的他依旧是一身正装,纯黑的西装换成了靛青色,很称他的皮肤,和莫名娇艳的唇。

     

    Bill便忽然想起那夜他在自己身下的时,也是这样娇艳的唇,开合着喘息着低吟着,要多性感有多性感。

    Bill又想起在他身体的感受,忍不住舔了舔唇。

    啧,真是光想想就要硬了。

     

    看着电视机里人一脸正经的端庄,不卑不亢地在镜头前从容面对记者的质疑的模样,Bill忍不住有些得意起来。

    这样成功的上流社会人士,做自己的身下受让他操,这要是搁在以前港圈,他能和那些杂鱼吹一辈子。

     

     

    Bill没想到能在会所再看到何瀚。

    不过当他看到何瀚对身后几个油头粉面的男人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时,便了然了。

    生意场上,有些东西是免不得的。只不过能让他这个总裁亲自出面相陪,想必那些人也是来头不小。

     

    Bill坐在原地抿了口酒,饶有兴致地看着一群女子鱼贯而入他们的VIP包厢。

    将手中的酒杯放在桌上,Bill不紧不慢地起身。

     

     

    “请问是哪位先生叫的少爷?”Bill挂着“职业”的微笑推门进去,不着声色地在包厢里扫了一圈,意外又不意外地发现何瀚一个人坐着。

     

    包厢里的人各自搂着两三个女子面面相觑,最后目光集中在何瀚身上:原来不是不要人陪,只是不要女人陪。

     

    何瀚皱了眉刚想否认,一回头却见光影斑驳处,站着的却赫然是当夜那人!

    他一个愣神,便错过了最好的拒绝时机。

     

    这时一个老板模样的大笑几声:“哈哈哈哈我说呢,何总正年轻气盛,哪有不叫人的道理!来来来,把那边那位何总伺候好了,有你的好处!”

    “王总……”何瀚反应过来,刚想推脱,Bill已不由分说地在他身边坐下,微笑着勾住他的脖颈:“当然。”

     

    感觉到对方顺势贴上来的身体,何瀚给了Bill一个警告的眼神。Bill却视而不见地微笑地凑近他的耳畔,将那耳垂含入口中不断挑弄。感受到对方瞬间的僵硬,Bill低笑一声,用磁性的嗓音低声道:“好久不见,何、总。”

     

    包厢昏暗的灯光下大家各自作乐,好几个人甚至已经在沙发上和那些女子滚作一团,暧昧的音乐掩不住调笑之声。

     

    Bill缓缓地解开何瀚西装扣子,一颗,两颗,透着不紧不慢的色情。

    何瀚的脸色不太好看。

    西装衣襟敞开,Bill勾起唇角,一只手顺势滑进去,便摸到一丝不苟插在西裤中的衬衫。Bill的手掌在那细腰间摩挲,隔着薄薄的衣料抚弄那人浅浅的腹肌和人鱼线。

    何瀚的脸色越来越黑。

    Bill眨了眨一双眼,看着何瀚微笑道:“怎么何总好像不太高兴?”他说着修长的指尖一挑,何瀚的衬衫下摆便随着他的手指从西裤中滑了出来。

    感受到那双手犹自要继续往下,何瀚忍无可忍地一把扼住他的手腕,拉起人就往小包间里拖。

     

    其他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几乎是“迫不及待”的何瀚,忍不住诧异:这何总平时看上去这么正经,竟倒也是个贪色的。

     

     

    感受到自己再次被狠狠压在门上,Bill感觉这个姿势有点似曾相识——如果何瀚能把死死压在自己脖颈间的手臂拿开就好了。

    何瀚盯着眼前的人,眸中是毫不掩饰的警告和威胁:“你想怎么样?!”

     

    Bill将双手举起贴在门上作出投降的姿势,无辜道:“只是想问何总需不需要后续服务。”

    何瀚越发黑了脸,猛地收回手,冷声道:“不需要,请回吧!”

     

    Bill惋惜地轻砸一声嘴:“真是可惜了。”

    他说着却又一把揽住何瀚的腰将他拉向自己,随即便吮咬上了何瀚的脖颈。

     

    脖子上传来轻微的刺痛感,何瀚一惊,刚想把人推开他倒自觉得放开了他。

    Bill抱着双手,微微一笑:“我们在这里这么些时间,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他说着又将一张名片放进何瀚胸前的口袋里:“何总有需要的时候,随时找我,我一定奉陪。”他顿了顿,朝何瀚一个wink:“毕竟何总可是我顾客列表上第一人。”

    然后他便十分识相地在何瀚彻底爆发前开门闪人。

     

     

    突然来了这么一出,直到散场何瀚都没有好心情。

    独自开车回家的何瀚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为什么绕了路,经过苏晓晓家门前的。直到他远远看到在橘黄色的路灯下拥吻告别的一双人,方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胸口的痛一阵阵袭来,不断在胸腔里回荡着撞击着,何瀚捏紧了方向盘,强行平复自己的情绪。可是那种痛却愈演愈烈,痛到他呼吸都不能,痛到他脑海一片眩晕的混沌。

    知道自己病发,何瀚强撑着靠边停车,颤抖着双手摸索出一瓶药,仰头吞下。

    入骨的疼痛渐渐平息下来,何瀚无力地将头靠在方向盘的手臂上,犹自喘息。

     

     

    幽暗的房间内,Bill的手机忽然简短地震动。

    Bill朦胧着睡眼看到来自陌生号码的信息微微一愣,随即勾起唇角。

    --------------tbc---------------

    何总的人群恐惧症太难搞了,换了个其他疑难杂症(?)

     

    等等一人圈

     

    评论(15)
    热度(52)
    1. satoshi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