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34

     

    【恭越】放飞自我的段落

    闭关中间出来放飞自己透透风,否则要被闷坏了

    abo+包子注意

     并不是文

    ----------------------

    陵越顶着昏暗的夜色疲惫独行,浅色的风衣还夹带着刚刚杀死的吸血鬼的血气。

    他心里只惦记着一件事。

    隐隐应该饿了。

     

    简单的小木屋隐藏在森林深处,陵越走到路口,眸色一凛,敏锐地捕捉到人血的气息。

    自从被转化为吸血鬼,他对血液变得极为敏感。

     

    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陵越加快了脚步。

    越接近小屋,血气就越加浓烈。

     

     

    推开房门,浓烈的血腥气扑面而来,新鲜的人血气味,让陵越的喉咙开始隐隐灼烧。

    横七竖八的人类尸体中间,一个幼儿趴在地毯上安静地睡着,眉眼与陵越如出一辙。他长长的睫毛遮着眼,雪白的皮肤带着浅浅的粉,上翘的唇角还有未干涸的血迹。

     

    像天使,又像恶魔。

     

    像是被陵越弄出的动静惊醒,那孩子睡眼朦胧地揉了揉眼睛抬起头,看清来人后向他甜甜一笑,伸出短短的手臂要抱抱。

     

     

    “给我站好!”陵越气得全身发抖,几乎是吼出来的一句话。

    孩子显然被吓到了。

    还不太会站的小短腿打着颤,他扶着墙勉强站着,一双乌漆漆的大眼睛怯生生地望着陵越,带着小心翼翼的讨好。

    他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惹得他这样生气。

     

     

    啪地一声脆响,陵越的手掌落在孩子圆润的小屁股上,细嫩的皮肤上顿时通红一片。

    隐隐愣了愣,委屈地放声大哭。

     

    “我说过多少次不能杀人?说过多少次不能杀人?!”

    陵越怒其不争,颤抖着双手越打越狠。

     

    隐隐在陵越怀里挣扎着,一张小脸涨得通红,哭得声嘶力竭。

    直到最后他哭到最后根本哭不动了,眼泪都流干了只能趴在陵越怀里呜咽,陵越才住手。

     

     

    陵越看着怀里几乎要哭断过气的小人儿,第一次感受到绝望。

    被来路不明的吸血鬼Alpha强行标记时没有过的绝望,被他从血猎转化成吸血鬼时没有过的绝望。

     

    虽然如此,但是他知道嗜血的欲望有多难克制。

    意志力强大如他都有动摇的时候,何况是隐隐这个什么不懂的孩子。

    但这不代表他就可以随意杀人。

     

    怀里的小人儿哭得筋疲力尽,睡梦中还在轻轻抽噎。

    陵越在原地默默地呆了一会儿,将他抱起来小心地放到床上。

     

    拭干了那长睫毛上的水迹,陵越低叹一声。

    静谧的夜响起咔嚓一声脆响,铁质的镣铐拷上了那细嫩的小脚踝。

     

    -----------------------------------

    陵越回来的时候,隐隐正坐在床头玩手指。

    见陵越在床边坐下来,隐隐幽怨地抬头看他一眼,随后垂下眼继续玩手指。

     

    陵越在心里轻叹一声,抬手去揉他的发。

    小东西却扭了身子躲开,还故意似的缩了缩小腿,将脚踝上锁链弄出些啷当的声响。

     

    陵越从风衣的夹层里摸出一袋鲜红的液体在隐隐面前晃了晃。

    小家伙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顿时放了光。

    尖利的牙毫不费力地刺穿包装袋,他大口吮吸着,眸色微红。

     

    新鲜人血的气息极淡,却极清晰地在空气弥漫。

    压制住不安分的欲望,陵越看着饮得津津有味的小家伙,眸色复杂。

    他的人生,简直就像是个笑话。

     

    克服身为Omega的种种困难,他跻身猎人协会最优秀的血猎之列,为从吸血鬼手中保护人类而战斗。可最后,他竟堕落成了吸血鬼。

    还有了一个吸血鬼孩子。

    却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另一边隐隐满足地舔干净嘴角的血迹,抚着圆滚滚的小肚子打了个嗝。

    隐隐很挑食。

    不要兽血,不要陵越的血,只要人血,要最新鲜的人血。

     

    为了抚育他——所幸猎人协会以为陵越已经死了——陵越不得不匿名接了猎人协会最棘手的外包任务,每天过着都踩在刀尖上的日子,换来的钱全拿去黑血站给隐隐买了血。

    他自己则靠着山中的野兽之血过活。

    不食人血,大概是他最后一点可悲的坚持了。

     

    --------------------------------------

     

    这次陵越归家还在半路,就已经敏锐地嗅到陌生吸血鬼的气息。

    他心里一惊,握住了身侧的剑极速往小木屋赶。

    这柄水蓝色的剑是他唯一的战友,镀银的剑刃斩杀过无数吸血鬼,不论在他是血猎的时候还是吸血鬼的时候,都不离不弃。

     

    多年的战斗经验告诉他今日来的这两位绝非泛泛之辈。

    为了保护隐隐,他可能需要背水一战。

     

     

    陵越隐藏起自己的气息,悄无声息地靠近。

    能隐藏信息素是吸血鬼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虽然其本来作用是为了更方便接近猎物,但对身为omega的陵越来说,无疑有其他好处。

    特别是在他身上的标记在转化为吸血鬼的“新生”时消失了的情况下。

     

     

    陵越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猛然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却教阅历丰富的他也一时反应不过来:

    隐隐正坐在地毯上,兴高采烈地玩着两堆粉末。

    这是吸血鬼被杀死后化作的齑粉。

     

    看见陵越回来,小家伙显然很高兴,又张着胳膊要抱抱,还咿咿呀呀地指着那两堆粉末手舞足蹈,兴奋地期待着陵越的褒奖。

     

    将小家伙揽入怀里,陵越依旧沉浸在震惊之中。

    吸血鬼的力量强大,哪怕是幼儿,但如果说杀死七八个人类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两个成年吸血鬼,就有点可怕了。

     

    --------------------------------------------

     

    “两个都失败了?”柔软的欧式扶手椅上,欧阳少恭手背撑着下颌,淡淡道。

    “是属下失职。属下会另派人手。”他面前一人低眉站着,恭敬道。

     

    欧阳少恭轻轻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里面殷红的液体在玻璃内壁上留下淡淡的痕迹:“不必了,我亲自去一趟。”

    能杀死两个高级吸血鬼的幼儿?

    真有意思。

     

    ---------------------------------------

     

    欧阳少恭坐在他专属的座椅上,看着眼前在壁炉前好奇地满地爬的奶娃娃,皱着一双好看的眉。

    面对完全陌生的吸血鬼,这个孩子看到他第一反应不是警惕,而是足足愣了好久,随后极兴奋地咿呀说话,几乎是迫不及待手脚并用地爬到自己身上揭都揭不下来。

    欧阳少恭便把他带了回来。

    离开小木屋的时候小家伙有一瞬间的犹豫,欧阳少恭略逗弄了他一下,他便兴高采烈地跟着走了。

     

    欧阳少恭自然不是没有自己的猜测,毕竟这个孩子身上的气息,和自己有七分相似。

    而他的眉眼,让他想起沉睡千年觉醒后遇见的那个Omega。

     

    --------------------------------

    “宝宝,今天要带你去见一个人哦。”欧阳少恭将隐隐抱在怀里,点了点他的小鼻子。

    小家伙乖顺地搂着他的脖子,咯咯地笑。

     

    欧阳少恭对开门,装饰繁复的房间里,有人在床上焦急地摆弄着脚踝上的锁链。

     

    看见来人,他一愣,急唤道:“隐隐!”

    小家伙张着小嘴啊啊了几声,高兴地在欧阳少恭怀中朝陵越伸出双臂要抱抱。

     

    欧阳少恭不急不缓地把小人儿往怀中搂了搂,抱着他在陵越床边坐下来,看着隐隐问道:“宝宝,他以前锁着你,我们现在锁着他,好不好?”

    小家伙拼命地摇头,倾着身子要往陵越身边去。

    欧阳少恭弯腰将他放下来,他便手脚并用地去扯陵越脚踝上的锁链。

    可是一时扯不开,小家伙便焦急地重新扑到少恭怀中,扯着他的袖子指着那锁链咿咿呀呀。

     

    陵越警惕地一把将隐隐揽入怀中,盯着欧阳少恭道:“你想怎么样。”

     

    欧阳少恭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坐着:“不想怎么样。”

    他说着看着隐隐微微一笑:“既然宝宝不喜欢,那就算了吧。”

    他的话音一落,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铁质的锁链瞬间断裂。

     

    陵越先前扯得太急,纤细的脚踝被勒出了带血红痕,隐隐心疼地看着那伤口,低头给他呼呼。

     

    ----------------------------------

     

    欧阳少恭是专门给隐隐准备了一个小血库的,最新鲜的人血每天一换,放在他伸手就能触及的地方。

    那日欧阳少恭正坐在壁炉边看书,忽见隐隐急匆匆地从陵越房中爬出来,来到他的小冰箱面前取了一袋血,又急匆匆地爬回去。

     

    当初他虽然按隐隐的意思撤了陵越脚踝上的锁链,但是依旧在他房间设了结界,只有他们两个可以出入。

     

    欧阳少恭不甚在意地把手中的书翻过一页。

    这么些时间未进食,也该渴血了。

     

    不一会儿却又见隐隐爬了出来,扯着他的裤脚,焦急地要他往陵越房间去。

    欧阳少恭挑了挑眉,到底顺了他的意思,将他抱了起来,朝陵越房间走去。

     

     

    清冽又甜美的omega气息扑面而来,床榻上的人潮红着脸,握紧了拳在和自己的本能抗争。

    Alpha的本能被瞬间勾起,欧阳少恭心中一荡。

     

    他看了一眼被扔在一边的血袋,将隐隐放到旁边的小床中,动作不失往常的从容优雅。

    隐隐担忧地扒着栏杆颤颤悠悠地站起来,睁大眼睛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在陵越床边坐下来,欧阳少恭捏起他的下颌,戏谑地直视那双泛起了水雾的眼睛:“不比人类,抑制剂对吸血鬼是无效的。对吸血鬼Omega来说,要么血,要么alpha”,他顿了顿,修长的指尖在陵越侧脸摩挲:“既然不要血,那是要我么?”


     

     

    评论(38)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