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98

     

    【越恭·/苏兰】上错花轿嫁对郎 · 十

    兰生撅着屁股趴在墙上听了半天墙角,对面却静悄悄的,什么动静都没有。

    怎么回事啊?说好的云雨呢?!

     

    以往他们在天墉城,一对在西厢房一对在东厢房,互不打扰,现下真是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想到这里他一溜烟就往屋外跑,刚迈出两步就被屠苏拎小鸡似的拎了回来。

     

    屠苏冷着一张脸:“做什么去?”

    兰生连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压低嗓音道:“轻点儿!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我就去看一眼,就一眼,马上就回来”,他说着朝屠苏眨眨眼,露出一个奸笑,“陵越大哥平时身手这么好,那方面一定也……嘿嘿嘿……”

     

    屠苏瞬间黑了脸,从牙缝中挤出一句:“你再说一遍。”

    兰生瞪了他一眼,这人火芯子做的吗,一吹就着。他便拧着脖子不服气地说道:“我说陵……”

     

    话未说完他却感觉腰间一紧,对方的唇就蛮横地覆了上来,将他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对方的舌似是带了满腔的怒火,毫无耐性地长驱直入,方兰生愣了愣,不满地挣扎:“木头脸你……唔……你发什么疯!”

     

    屠苏没有答话,捉住兰生不断挣动的手腕顺势就他压在墙上,毫不留情地低头继续。


    上车点我


    他们下楼的时候,屠苏和兰生已经在吃早餐了。

    兰生看上去恹恹的,一副谁也不想搭理的样子,屠苏则在一边默默地给他剥茶叶蛋。

     

     

    旁听了一切的陵越和少恭心下了然,但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各自落座。兰生正觉无脸面对这两人,一眼瞄见少恭颈上未褪的浅淡红痕,一下子来了精神。一时他也顾不得脸面了,朝少恭坏笑道:“哇!看来你们昨晚很激烈啊!”

     

    陵越的一口豆浆几乎喷出来。

    欧阳少恭淡淡地舀起一勺粥:“比不上某人,动静大得我们都听见了。”他说着把一碗豆浆推到兰生面前:“喝点润润嗓子吗?”

     

    被反将一军的兰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只能在桌下狠狠地踩了几脚屠苏泄愤。

    屠苏心甘情愿地承受了。

     

     

    四人用完了早餐,便再次启程了。

    他们慢慢地走着,傍晚时分也到了琴川。

     

    远远地望着书着“琴川”二字的城墙,陵越握了少恭的手,在他唇上轻啄,柔声道:“这几日在二老面前我不能时时照顾你,你自己注意些。”

    少恭点点头:“还有小兰素来是个没心思的,你记得多留个心,免得叫人看出破绽。”

    陵越轻叹一声,将少恭拥入怀中:“若是能光明正大的便好了。”

    欧阳少恭回拥住他,低声道:“会有这么一天的。”

     

     

    “喂!你们两个有完没完啊!再你侬我侬下去太阳都下山了!”兰生叉着腰在马车外大声喊。

    陵越无奈地松开少恭,起身掀开帘子:“来了。”

    “等等。”欧阳少恭却突然拉住他。

     

    陵越回过身来:“怎么了?”

    欧阳少恭垂眼将陵越腰间的玉珏解下来,说道:“既然你我并非夫妻,又岂有佩一对玉珏的道理。”

     

    看着少恭将那流苏细细打理好,小心将玉珏放入锦盒中,陵越微笑:“还是少恭心细。”

     

     

    小心地将少恭扶下马车,陵越又将他送入屠苏的马车上,细细叮嘱了几句,才带着兰生回了自己的马车。

    兰生满心欢喜地做在陵越身旁,笑道:“陵越大哥,多多关照呀!”

    陵越微笑着摇摇头:“现在起你可不能再叫我陵越大哥了。”

    兰生吐吐舌头:“可是……叫陵越好不习惯,我就想叫你陵越大哥。”

    陵越失笑:“暂且忍着,就这两天。”

    -------------tbc---------------

    再祝等等生日快乐~

     

    越恭苏兰

     

    评论(2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