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72

     

    【隐越】联姻 · possibility

    这篇其实是我的恭越文《联姻》背景下发展的独立的一段隐越,不属于正剧,纯属lo主恶趣味

    -----------------------------

    陵越死里逃生的消息很快传回了蜀山,不日景天长卿便专程赶了过来探望。陵越其实还未大好,但是见他们来访,还是强撑着起来见客。景天看着陵越苍白着脸色坐在床上,婴儿肥都瘦成了尖下巴,心疼得要把那九头蛟砍了取它内丹来给陵越进补。

    听得陵越忍不住轻笑出声。

    长卿则淡淡地看了景天一眼,不理会他那些诨话,径自取出蜀山的秘药送到陵越手中:“一日一粒,连服一月,不会有碍。”

    陵越双手接过:“多谢长卿大哥景天大哥关怀。”

     

    这厢景天清了清嗓子,显然是有话要说:“小越儿啊,这有个事我还是得和你说。”

    陵越甚少见他如此郑重其事的样子,便也正经了神色道:“景天大哥请说。”

    景天面上显出愤愤的神色:“那日青玉坛的丹芷长老来过蜀山,专程寻他那小情儿!”

     

    陵越微微愣了愣,随后道:“我既已与他取消婚约,他的事,自然也不与我相干了。”

    景天闻言甚是欣慰:“你能看透就好。我看他这人也不怎么样,处处留情的。这找对象啊,最重要的是什么,最重要的就是找个专一可靠的”,他说着朝长卿眨了眨眼,得意道,“你说是不是啊白豆腐?”

    徐长卿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

     

    景天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我们蜀山就有这么一个孩子,踏实,心眼儿好,模样也周正,你要不要见见?”

    陵越万万想不到他会来这么一出:“……多谢景天大哥美意,只是……”

    景天摆摆手:“天墉城的难处呢,我也不是不知道,但总不能这样随随便便就找个人把你许了吧,总得找个知根知底的,不然若再遇上那样的事可如何是好。”他说着又压低嗓门对陵越道:“白豆腐已看中了他做长老,我们蜀山虽然比不上青玉坛阔绰,可是也不差呀。”

    对景天是没办法了,陵越求救似的看向徐长卿。

    谁知对方竟点了点头:“越儿不妨考虑一下。”

     

    话虽如此说,可是景天压根就没给他考虑的机会,转头就把人领了进来。

    丁隐一步步走近,望见帐幔中坐着的人,温柔的眉眼带着点无措,苍白的脸显出些病弱,一双黑眸却澄澈如阳春之水,当真妙人。

    景天将人带至陵越床前,拍拍他的肩道:“叫小越儿。”

     

    丁隐觉得自己的脸上有点烧:“小越儿。”

     

    陵越闻言差点没从床榻上跌下来。

    景天是看他长大的,性子又素来洒脱,小越儿小越儿地叫也就罢了,这次猛然被年纪相仿的人这样唤,陵越一时间简直有点不知所措:“……叫我陵越就好。”

    那人立在那里,垂着眼不敢看他,似乎有点害羞:“好的,小越儿。”

     

    景天惊讶又满意地瞄了丁隐一眼:想不到他平时话不多,关键时刻挺上道嘛。

    他按着丁隐的肩膀让他在陵越床头的凳子上坐下来,又说道:“小越儿啊,你景天大哥可不能坑你,有些话我还是要实说”,他拍了拍丁隐的肩膀,继续道,“小伙是个好小伙,你也看见了。就是有一点,他身负赤魂石,有魔性附体。但是你照顾屠苏这么久了,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应对的。”

    景天言毕,丁隐一双剑眉微微皱起,眉宇间的显出些许忐忑。

    陵越明白,他这样的经历,必定是吃过许多苦的。大约是和师弟类似的经历触动了他,陵越看着丁隐宽慰道:“魔由心生,相信你若心间坦荡,断不会被赤魂石所扰。陵越别无所长,但为照顾师弟修习过一些压抑魔性的术法,愿祝你一臂之力。”

    景天闻言喜笑颜开地对丁隐道:“难得人家小越儿不嫌弃你,你可要好好待他!”

    陵越还未来得及阻拦,只见丁隐闻言抬眼看向自己,清澈的眼中满是坚定:“我丁隐定不负你!”

     

    陵越欲哭无泪,他说的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啊!

     

    另一边景天心满意足地拉起徐长卿往外走:“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啊,丁隐你好好留下来照顾小越儿,蜀山还有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陵越看着飞也似的走了的两人,一脸无奈。

    丁隐则在一旁偷偷地看他。他虽长在山里,但也不是没见过好模样的,只是那些和眼前清俊灵秀的人一比,似乎什么都不是了。

    这样的人,真如景天所说要做他媳妇了么。他这么想着,又觉得脸有点烫。

     

    两人一时无语,气氛有点微妙的尴尬。

    最终丁隐握了握拳看向陵越,由衷说道:“你真好看。”

     

    陵越一愣。

    他没少被人夸过清风朗月玉树临风,但是这样简单而直白的夸赞,他着实是第一次遇见,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应。

    良久之后,他才说道:“呃……谢谢。”

     

    随后又是一阵沉默。

     

    两人正无言间,有人推门走了进来:“大师兄,凝丹长老嘱我送今日要换的药过来了。”

    陵越点点头:“有劳了,放下吧。”

     

    陵越正斟酌着词句要将丁隐请出去他好换药,谁知对方竟自动自觉地接过膏药重新在他床头坐下来,短暂的犹豫后红着脸道:“你的衣衫……是你自己脱……还是我替你脱?”

    陵越闻言蹭地一下红了耳尖:“你不必替我上药,我自己来就好。”

    丁隐闻言皱起眉:“可是你的伤不是在后肩吗,若是自己上药的话,恐怕多有不便吧……”

    陵越这才反应过来,他那景天大哥,分明是有备而来。

     

     

    只是他实在腆不下来脸让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就做这样亲密的事,况且他也没有病弱到非要让别人替他上药的地步,最终在他的坚持下,丁隐还是妥协了。

    但他依旧剪刀纱布地忙活着替陵越准备好一切,细致体贴又周到。

     

     

    陵越的伤在欧阳少恭的医治下原本就已经好了大半,只是后来强行运功导致气血逆行才又重了伤势,如今在丁隐的照顾下一日一日地见好,不久就复原了。

    他记得自己伤愈后亲自向欧阳少恭登门道谢的承诺,便收拾行囊准备下山。丁隐见状也要跟着去,陵越想起答应了他要替他压制魔性,便同意了。

     

     

    欧阳少恭看着那熟悉的蓝色身影走近,身后还跟着一个人,含笑的凤眸微微眯起。

    丁隐则早听陵越说了来龙去脉,看见欧阳少恭拱手便是一礼:“多谢公子救了我家小越儿。”

    陵越在一旁尴尬地轻咳出声。

     

    你家?

    小越儿?

    欧阳少恭在心里冷笑,面上温润的笑意却不改:“敢问这位公子,‘我家’二字,是何缘由?可是二位已定了亲?”

    丁隐显然有些不好意思:“尚未。”

    欧阳少恭微笑:“既然尚未,就算不得是你家。”

    ------------------------------------

    不知道适不适合占水仙tag,不妥删

     


     

    等等一人圈

     

    评论(11)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