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52

     

    【越恭/苏兰】上错花轿嫁对郎 · 五

    涵素在四人大婚第二日一早就要见他们,不是没有原因的。一则少恭兰生刚上天墉城,总有些规矩要说明;二则他们四人刚成婚,相处之道之类的事,少不得由他来提点提点。可是他年纪大了,免不得有点嘴碎,这么一提点,不知不觉就提点了半个时辰。

     

    被屠苏折腾了一晚的兰生实在撑不住,便把半个身子靠在屠苏身上打起了瞌睡。屠苏侧过脸看见一个垂着的脑袋靠在自己肩头一点一点,忍不住微微上扬了唇角。

     

    如果说兰生纯粹是累的,那少恭真的是有几分支撑不住了。前日一路奔波劳累,今晨又没用几口餐饭,他整个人都有点头重脚轻,几乎站立不稳。他身形微微一晃,下一瞬便感到一双有力的臂膀暗中环住他的后腰,随后陵越压低的嗓音带着满心的担忧在他耳畔响起:“没事吧?”

    欧阳少恭心中一暖,摇了摇头。

     

    涵素抬手饮了一口茶,觉得自己说得差不多了,便看着兰生问道:“少恭的身体如今怎么样了?”

    然而“少恭”却没有什么反应。涵素有些纳闷,便又唤道:“少恭?”
    兰生垂着头睡得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自己胳膊被人轻轻掐了一下。他一下惊醒,抬头不满地瞪了屠苏一眼:“你干嘛啊!”屠苏给他使了个眼色,兰生环顾了下大厅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才意识到刚才那声“少恭”叫的是他。他赶紧答道:“呃——哦哦,好多了,好多了。”

    涵素听他如此说,又见他粉面桃花,满意地捋了捋胡须:“我看着气色也不错。”随后他把目光转到少恭身上,问道:“怎么反而兰生的脸色不太好?”

    少恭方欲答话,陵越的嗓音却先他一步响起:“是我不好,昨晚累着他了。”

    少恭闻言一怔,没有料到陵越竟全把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

    涵素略微尴尬地轻咳了一声,说道:“你一向沉稳持重,在此事上怎么这般不知节制?你也该顾惜兰生的身体才是。”
    陵越垂着眼,恭敬答道:“陵越知错了。”

    涵素不疑有他,只当是陵越年轻气盛又初识情事滋味,一时把持不住也是有的,便又叮嘱了几句,就让他们回去了。

     

    四人一起出了大殿,因陵越还要带师弟们早课,屠苏还要修炼心法,少恭和兰生便一起回了后山小院。

     

     

    一晃到了中午,屠苏刚踏进院门便闻到诱人的香味,不由心生感慨:成亲了到底不一样了,身边有个体己的人,回到家暖锅暖灶的,心里也熨帖。

     

    兰生正在灶台前忙活,看见屠苏跨进门来,忙说道:“你来得正好,快替我来尝尝这汤怎么样。”

    屠苏探头看了看,灶上的砂锅中用小火煨着鸡汤,里面飘着几颗鲜红的枸杞,还有几根参须隐约可见,鲜香四溢。兰生舀起一勺鸡汤送到屠苏嘴边,看着他就着自己的手饮下去,满眼期待地问:“怎么样?”屠苏却只顾着看着他黑溜溜的眼睛,压根没怎么尝出味道来,心里却舒服得紧,说道:“很好。”

    兰生闻言却皱起了眉:“你觉得可以啊?我怎么觉得有点淡呢?不过少恭的口味本来就清淡,而且他现在身体不好,还是少放点盐好了,嗯,就这样吧。”

     

    屠苏听得这句话简直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感受。

    他虽然心里五味杂陈,面上却不显,还似是不甚在意地问道:“这是给少恭做的?”

    兰生拿起勺子在汤里轻轻搅动,说道:“对啊。”

    见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屠苏到底没有忍住:“没有我的份么?”

    兰生抬头看他一眼:“你好手好脚的壮得像头牛,喝什么鸡汤?”

    屠苏一时竟无言以对。短暂的沉默后,他带着几分不甘心问道:“我和少恭,你对谁的感情更深?”

    兰生小心地调着火,头也不抬:“当然是少恭了。”

    “为什么?”屠苏抱着手环在胸前,面上依旧没什么表情,周围的温度却骤降。

    “这还用问吗,我和少恭都认识二十年了,我认识你才两天”,兰生直起身子来,伸出两个手指头在屠苏眼前比划:“二十年和两天,能比吗?”

    屠苏冰着一张脸没有说话,反手把兰生扛在肩上就往卧房走。

    兰生拼命地挣扎:“喂你干什么啊!快放开我!我的鸡汤!你快放我下来!我的鸡汤!混蛋你要干嘛啊!”

    屠苏稳稳地迈步:“增进一下感情。”

     

     

    另一边陵越作为大师兄也结束了早课。他虽有意回去陪少恭午餐,但他身为大师兄要为众弟子做表率,不能让师弟们觉得成了亲便分了心思,于是像往日一样与他们一同在饭堂用饭。餐后趁着午休时间陵越匆匆赶回,与少恭说了一小会儿话,便又急急地投身到天墉城繁忙的事务中。

     

    藏经阁。

    手中的先秦古典佶屈聱牙,艰难晦涩,陵越皱着眉专心致志地研究着,试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门口有敲门声轻轻响起,陵越依旧盯着手中的卷宗,说道:“进来吧。”

    直到来人带上门,随即挨着自己坐下来将食盒放在桌上,陵越才惊讶地抬起头来:“少恭?你怎么过来了?”

    欧阳少恭将桌面上乱铺的卷宗一一收拾,说道:“这么晚了我看你还没回来,便给你送些饭菜过来。”

    陵越闻言抬头看了看天色,带着歉意说道:“抱歉,我一时忘了时辰,让你好等了。”

    欧阳少恭摇摇头,略略翻看手中的竹简,问道:“在看什么看得这么仔细?”

    陵越一边帮着收拾一边说道:“这些都是天墉城收藏的孤本。我想里面或许有补魂的方法,便想来试试运气。”

    看着陵越眉眼间掩饰不住的疲惫,欧阳少恭心里不是滋味,他把食盒中的餐饭一盘盘端出来,轻声道:“先吃饭吧。”

    陵越看着眼前一人份的饭菜,看着少恭问道:“你吃过了?”
    欧阳少恭点点头,随即说道:“我听屠苏说你不沾荤腥,天墉城也没什么多的食材,便做了一道清炒藕一道炒青菜,你试试合不合你的口味。”

    陵越刚要下筷,听他如此说,皱起了一双眉:“你做的自然是最好的。只是你何苦亲自下厨,去饭堂领一份便好了。你不宜太过劳累,送饭这样的事,也让屠苏来做就好。”

    欧阳少恭微微一笑:“哪里就这么娇贵了。”

    陵越想起少恭方才少恭说的天墉城没什么食材,愧疚道:“在天墉城吃穿用度都比不上方家,委屈你了。”

    少恭摇摇头:“不会,小兰中午还特地为我炖了鸡汤呢。”他说着像是想起了什么,掩唇轻笑一声,“不过屠苏为此醋意大发,结果给炖糊了,小兰现在还甩脸不肯理他。”

    陵越闻言微诧,随即欣慰道:“屠苏素来性子淡漠,除我之外谁也不亲近,如今有兰生在他身边,我着实宽慰许多。”

    少恭点点头,说道:“先吃饭吧,饭菜都凉了。”

    陵越嗯了一声,却不动筷,反而凑身过来在他唇上轻点一下,低声道:“辛苦你了。”

     

     

    陵越用完了饭便催着少恭回去早些歇息,少恭却不急,慢慢地把餐盘重新收拾好放回食盒,又在陵越身边坐下来,抬手替他研墨,一副一时半会儿不打算回去的模样。陵越心念他素日繁忙,两人能独处的时间不多,因此他也格外珍惜现下的时光,便由着少恭多待一会儿。

    只是他捧着竹简,见身边的人素手握墨条细细研磨,听得些窸窸窣窣细微的响动,闻得些清雅淡香,手中那些奇形怪状的文字便越发难懂了。

    陵越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轻咳一声道:“少恭,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

    少恭歪过头来看他:“怎么了?”

    陵越不敢抬头看他的眼睛:“你在这里……我看不进去……”

    少恭愣了愣,轻笑一声:“那好。我就先回去了,你也早点回来。”

    “好。”

     

     

    话虽如此说,但是当陵越回到后山小院的时候,已是月上中天了。陵越远远望见他们的房间还亮着一点烛火,不由担忧地加快了步伐。

    待他推开门,果见少恭正披着外袍坐在书桌前,细细地看什么东西。

    见陵越推门进来,少恭抬眼看向他,微微一笑:“你回来了。案上有小兰做的翡翠莲蓉糕,你饿了的话可以吃一点。”

    陵越点点头,几步走到书桌前:“这么晚还不睡,在看什么?”

    “哦,是几本要校对的账簿。”少恭把目光重新转到手中的册子上说道,“晚间有个弟子来催要,我见它们放在你桌上没动过,就帮你看了。”

    陵越皱眉,今日是一月一次校对的日子,他一时忙碌竟然给忘了,竟让少恭替他操劳。他伸手去要少恭手中的账簿,说道:“是我的疏忽,你快去睡吧,我来校对就好。这本就是我份内之事,怎好叫你劳心劳力。”

    少恭却依旧握着册子不松手:“无妨。这一册就剩最后一点了,我看完再睡也是一样的。”他话音才落便觉得自己身子一轻,竟是陵越打横将他抱了起来。

    陵越不由分说地将人抱到床上,又替他褪了鞋袜,细细掖好杯子,接过他手中的账簿:“你该休息了。”

     

     

    欧阳少恭侧身躺在床上,看着陵越在烛光下的剪影,忽然轻声唤道:“陵越。”

    陵越正被两个数字缠得头疼,听得少恭叫他,便皱着眉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你可知道,我得知你并非重魂之人的时候,我在想什么?”

    陵越未曾想少恭会突然说起这个,他带着几分诧异几分不安放下账簿,走到床前在床沿坐下来:“什么?”

    欧阳少恭调整了下姿势望着他:“我在想,只要是你,我还有几日,便陪着你几日。”

    陵越闻言一怔,他强忍着胸间翻涌的酸楚痛惜,握起他的手哑着嗓音说道:“别胡思乱想,我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事发生的。”他说着俯身在少恭眉心轻轻落下一吻:“睡吧,有我在。”

    欧阳少恭缓缓阖上眼:“嗯。”

    ---------------------------tbc-------------------------

    我虽然慢,但是我长啊!

     

    越恭苏兰

     

    评论(47)
    热度(152)
    1. 清越如恭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