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53

     

    【恭越】梨花簪 · 二

    你们要的后续!

    性转慎入!

    -----------------------------------------------

    如沁掀开珠帘出来,见他们二人正立在廊下,抿唇一笑:“在说什么呢。”陵越一惊,下意识地分开与少恭间的距离,说道:“没说什么。方姑娘,欧阳公子,在府上叨扰多日,陵越也该告辞了。待陵越料理完事宜,再来登门致谢。”

    如沁闻言蹙起一双秀眉:“陵姑娘真的不再多留几日吗?如今世道不太平,你一个女子孤身在外,若再碰上这样的事,可如何是好?”

    “多谢方姑娘美意,只是陵越实在不便久留。我以后小心行事便是了。”

    如沁正欲说些什么,欧阳少恭出声道:“既然陵姑娘心意已决,我们也不便强留。只是现下天色已晚,就由少恭送姑娘到客栈吧。”

    陵越略微沉吟了下,点了点头:“有劳了。”

     

    琴川繁华,因此虽然夜色已深,依旧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少恭和陵越并肩走在街上,一个温文儒雅,一个清冽出尘,二人出众的样貌吸引了不少目光。

    街上小摊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陵越边走边看,思忖着给屠苏带点什么小玩意回去。

    “小心!”欧阳少恭的声音突兀响起。

    待陵越回过神来,自己已被少恭半揽着护在怀里。她转头去看,才发现不知是谁家的马受了惊,正驾着车一路绝尘而去。

    “没事吧?”欧阳少恭低头看向怀中的人,只见她红着耳根推开自己,低声道:“没事,多谢了。”

    几个少女以帕掩面,含羞带喜地躲在角落偷偷看着意中人,却在见到这一幕时变了脸色。欧阳公子出了名的不近女色,除了和他从小一起长大的方家二小姐,还未见他与哪位女子这样亲近。

     

    “少恭!”欧阳少恭感觉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头却见到一张不断晃荡的鬼面具。他摇了摇头,无奈地微笑:“小兰,别闹了。”

    方兰生笑嘻嘻地把面具摘下来,好奇地问:“你今天怎么这么难得出来玩——咦,这不是那漂亮姐姐吗?你醒啦?”

    见陵越有些不明所以,欧阳少恭道:“陵姑娘,这是如沁的弟弟兰生。小兰,这位是陵越姑娘。”

    陵越闻言下意识地要行抱拳礼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是女装,于是就略微僵硬地行了个屈膝礼:“这段时间,多谢方公子照拂了。”

    欧阳少恭便见她盈盈一礼,下坠的裙裾隐隐勾勒腿部的曲线,修长的脖颈微低,一瞬间尽显柔美。

    方兰生连连摆手:“陵姐姐不必谢我,我压根就没帮上什么忙,这前前后后都是少恭在照顾你。”他说着又兀自凑上来,甚是亲热地挽上陵越的胳膊:“陵姐姐醒着可比睡着的时候还要好看。说来也奇怪啊,我一看见你呀,就觉得特别亲近,好像我们很久以前就认识似的。”

    欧阳少恭盯着兰生搭在陵越胳膊上的手皱眉:“小兰,男女授受不亲。”

    方兰生不满地嚷嚷:“当初你不也是把她抱回来的吗?!还衣衫不整的呢!怎么你男女授受亲,到我这里就不亲了?!她睡着不让我看,醒了也不让我亲近,陵姐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欧阳少恭扶额:“这不是一回事……”

    “怎么就不是一回事了?!我看这明明就是一回事!你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小兰,这个词不是这么用的。”

    “我不管!我就要和陵姐姐在一起!”方兰生嘟起嘴,愈加挽紧了陵越的胳膊。

    陵越笑着拍拍他的手,想抚慰抚慰这个炸了毛的孩子,却低头瞥见他手腕上一小块疤痕。

    一时间回忆与情感翻腾汹涌,陵越难以置信地呆愣在原地直直盯着方兰生,难以平复胸中的震惊,狂喜,酸楚和愧疚。

    欧阳少恭见陵越神色有异,正要出声询问,却有一群人慌慌张张地喊着他的名字传过人群跑来:“欧阳大夫!欧阳大夫!我们可算找着您了!您快去看看吧,又有人被挖心了!还有一个人,说不定还有救!”

    陵越闻言神色一凛。

    欧阳少恭皱眉:“小兰,快带陵姑娘回客栈。我去去就回。”

    方兰生一愣:客栈??

    同时陵越出声道:“实不相瞒,我本是天墉城弟子,这次下山,正是为此事而来。”

    欧阳少恭沉吟了下,说道:“如此,你便与我一同过去吧。”

     

     

    欧阳少恭探上眼前女子的脉息,摇了摇头:“来不及了。”她的脖颈上有清晰的指痕,泛着青紫,想来是被人生生掐死的。

    陵越走向被布盖着的尸体,正要掀开白布,却被欧阳少恭出声制止:“我来看吧。”

    “无妨。这样的事我见多了。”

    那具男尸被人挖了心,胸口一片血肉模糊。陵越小心地挑开几块碎步,细细查看。伤口呈现五指的形状,像是有人直接用手破开胸膛将心挖出来。

    然而人力是不可能打碎肋骨直取心脏的,能做到这样的,只有妖。

    但陵越又觉察不到半分妖气,这只能说明,此妖来头不小。

     

    这已是两个月来的第三起命案,遭难的都是夫妻,而且都是举案齐眉,人人称羡的爱侣。女子的死法不尽相同,但男子,都无一例外地被挖了心。

    陵越凝重着脸色和少恭跨出门,方兰生正一脸担忧地等在门外。他见二人出来,忙迎上去:“陵姐姐你没事吧?有没有被吓着啊?”

    见陵越摇了摇头,方兰生心下略安,说道:“外面真是太危险了,你不要住客栈了,同我一起回家吧”,他说着又瞪了少恭一眼:“你也真是的,让一个女孩子家自己住外面,知不知道怜香惜玉啊!”

    陵越看着方兰生气鼓鼓的小脸迟疑了下,轻声道:“那就叨扰了。”

    欧阳少恭闻言着实有些惊讶。他和如沁百般都劝不动,而小兰只一句话,就让陵越转了心意。然而欧阳少恭是何等聪明之人,他回想起方才在街上陵越的表情,想起兰生说的一见面就觉得亲近的话,又联想起小兰的身世,心中已有了答案。

     

     

    “少恭,你找我啊!”第二天一早,方兰生蹦蹦跳跳地带上少恭的房门,挨着他一屁股坐下来:“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的说,要这样偷偷摸摸的啊?”

    欧阳少恭附耳在兰生面前如此这般说了几句,听得兰生一愣一愣的。

    待少恭语毕,兰生看着他说:“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个人这么坏啊?”

    欧阳少恭挑了挑眉:“少废话,你帮不帮?”

    “帮!当然要帮!我这就去找我二姐!”

    欧阳少恭看着方兰生一溜烟没了影,勾唇一笑:以后你若知道是你自己亲手卖了自己的亲姐姐,可不要怪我哦。

    -------------------------tbc---------------------------


     

    恭越

     

    评论(2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