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13

     

    【越恭/苏兰】上错花轿嫁对郎 · 二

    方老夫妇得知陵越带来的消息,自然是喜不自禁,接下来的各种细节也都十分顺利地一一敲定。三人一商议,觉得少恭现下虽然已可以下床走动,但是未免夜长梦多,婚期就定在半月之后。待商讨完事宜,方老夫妇还想留陵越多住几日,但被陵越婉言谢绝了。因天墉城事务繁忙,他当天就连夜赶了回去。

     

     

     

    待陵越走后,方老夫妇交换了一个眼神。

     

    “陵越这孩子,你怎么看?“方老夫人先开了口。

     

    方老爷捋了捋胡子:“为人沉稳持重,做事有条不紊,内里是恭谨温和,外表又风度翩翩,真是不二人选啊。”

     

    方老夫人赞同地点点头:“我也正有此意。小兰性子跳脱,总得有个像这样稳妥的人管束着才好。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于是即日,天墉城又收到了来自方府的一封书信。

     

    “陵越啊,方家夫妇对你很是喜爱,想把他们的独子方兰生许配给你,你觉得怎么样?”涵素真人笑得满面春风,对陵越说道。

     

    “这……“陵越皱了一双眉,迟疑着。

     

    “依我看这件婚事很是不错。方家夫妇是我旧交,皆为良善之人。我虽未见过他们的孩子,但想来应该不会差。你也到了该婚配的年纪了,正好和屠苏一起,给天墉城和方家都来一个双喜临门。”

     

    “陵越多谢掌教真人美意,只是陵越以为……”

     

    “你这样推脱,可是对方家有所不满?“涵素真人皱起一双白眉。

     

    陵越闻言忙说道:”陵越对方家并无任何不满,只……“

     

    “那就好,这件事就由我做主,就这么定了。” 涵素真人一扬袖,一副”我意已决”的样子。

     

    陵越只得应道:“……是。“

     

     

     

     

     

    那头方家夫妇与兰生一说此事,他自然是千百个不依,还搂着二老的脖子撒娇要多陪他们几年。方家夫妇好说歹说,重点强调了是和少恭在一处,一句“万一少恭他夫君待他不好,欺负他怎么办”顿时就让兰生软了态度。他一边嘟囔着“少恭哪有这么容易让人欺负了去”一边却又忍不住担忧。二老见他如此,又赶紧趁热打铁,把陵越一通好夸,兰生才这哼哼唧唧地答应了。

     

     

     

    因欧阳家人丁凋敝,只留下欧阳少恭一人,方老夫妇便将他认作义子。一般义子入门,断没有居亲子之上的道理,但是方老夫妇疼惜他,一向待他视若己出,他又年长兰生几岁,便将方家大少爷的位置给了他,让兰生退而为次。

     

     

     

    方府双喜临门,方老夫妇自然是笑得合不拢嘴,可是方家管家的日子就没有这么好过了。婚期本就仓促,准备一人的婚嫁尚嫌不足,现下工作量又突然多了一倍,管家每日是忙得脚不沾地焦头烂额。

     

    好不容易熬到了迎亲的日子,管家百忙之中抽出空来拉着两个喜婆细细叮嘱:“这顶是大少爷的花轿,这顶是二少爷的花轿,千万千万别弄错了。还有我想你们都应该听说了,这大少爷……”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急匆匆跑来的小厮打断:“管家!管家!喜宴的主菜出了些差池,大厨正急着要你拿个主意呢!”
    管家一听也顾不上这头了,要是上不了主菜,怠慢了宾客那可不是小事。反正他要交代的事,喜婆应该是知道的。

     

    望着管家急急忙忙离开的背影,两个喜婆交换了疑惑的一眼。

     

    她们听说了啥?

     

    但是她们也管不上这么多了,这迎亲的队伍马上就要到了,一分一秒都不能耽搁。

     

     

     

     

     

    不知是谁欢喜地喊了一声“新郎来啦”,一时间鞭炮齐鸣,宾客潮水一样地涌出方府争相一睹新人风姿。

     

    方家二老见骑在高头大马上前来迎亲的越苏二人皆是气度不凡玉树临风,心中欢喜自不必再提。

     

    方老夫人更是时不时抬手擦拭湿润的眼睛:一则虽然高兴,但到底是舍不得兰生;二则少恭痼疾得医,又有这样的归宿,她自问总算对得起九泉之下的欧阳夫妇。

     

     

     

    一片贺喜和起哄声中,喜婆满脸是笑,将新人从房中扶将出来。

     

    上轿之前,两个喜婆还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是大少爷的花轿,这是二少爷的花轿”,可是却想当然地将欧阳少恭当作了方家二少爷。

     

    这少恭兰生二人皆是一模一样的装束,正红的喜服绸缎的盖头,身量又相当,因此当喜婆将新人送入“各自”的花轿,别说旁人,就连方老夫妇都未曾看出任何不妥。

     

     

     

    --------------------tbc-------------------

     

    红盖头:我就是喜欢你看不惯我却不得不把我写进去的样子

     


     

    越恭苏兰

     

    评论(47)
    热度(113)
    1. Alen.Lecter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