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213

     

    【恭越】联姻 · 六

    “前儿青玉坛和天墉城联姻的事儿,你听说了吗?“琴川街边的一家小面摊上,一个裹着蓝色头巾的男子向前探了身子,向对面留着小胡子的男人说道。

    “当然听说了,这事儿还有谁不知道的吗?前阵子不是闹得沸沸扬扬的。话说这青玉坛可真是出手阔绰,说是婚宴当天,凡是琴川百姓都能得一杯喜酒喝,还能领喜钱呢!”

    蓝头巾把手指往桌上一敲:“别想得这么美了,这事儿啊,吹啦!“

    小胡子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前儿不是还说的好好的嘛,这怎么说吹就吹了呢!“

    蓝头巾向西周望了望,压低了嗓音神秘地说道:”我告诉你,这事儿黄了,知道的人多,可它为什么黄了,知道的人可就少了。但我爷爷的弟弟的外甥的娘的侄子是青玉坛弟子,我才得了这些消息,你轻易可别和别人透露。“

    “我你还不放心嘛,尽管说就是!你快说,这事儿到底为啥黄了?”小胡子已经按捺不住好奇。

    “说是那天墉城的大弟子,长得是……一言难尽。明明年纪尚轻,那肚子却比怀胎十月的妇人还大!又矮又胖和个冬瓜似的,还长了一脸麻子,脖子短得都没了!你想想,那青玉坛的丹芷长老是什么样的人物,这样的人给他,他能要吗?”

    蓝头巾唾沫横飞说得起劲,就在他们隔壁的那桌,陵越正淡然地夹起一筷子素面送入口中。

    听了蓝头巾的话,小胡子惊愕不已:“天墉城这样大的门派,竟让这样的人来联姻?不过我倒是觉得丑点儿就丑点儿,毕竟青玉坛天墉城联姻,联的又不是人,是两大门派啊!”

    “你这话可是说到点子上了。这事儿,它可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哎,我听说啊,天墉城的那位,并不像普通弟子般与大家同居同住,而是自小就与他的小师弟二人住在后山的小院!你想啊,这青梅竹马每日朝夕相对,难免日久生情,修仙又清苦寂寞,他们两人早就勾勾连连不清不楚!一准是谁通了风报了信,丹芷长老才会退了这门亲事的!”

    木筷放在桌上啪的一声不轻不重,却同时吸引了蓝头巾和小胡子的注意力。他们转头看去,才发现临桌坐着一位身着蓝衣的年轻公子。

    “二位兄台,天墉城风气淳正,众弟子潜心修习,断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还望二位勿要妄言。”留下这一句话,陵越掏出几枚铜板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二人见他仪表气度皆不似凡人,一时不敢再多说什么。直到陵越走远,蓝头巾才问道:“这人眼生的很,你认识吗?”小胡子摇摇头:“不认识。不过听他说的话,说不定和天墉城有几分关系。你这样说别人被知道了,会不会不太好啊?”蓝头巾不甚在意地摆摆手:“不过一些流言而已,况且天墉城哪里会和我这样的无名之辈计较。”

     

    “少恭,你的事我可都听说了。这事儿啊是天墉城办得太不地道。但是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咱们今天好好喝几杯,不醉不归,不醉不归啊!“花满楼临街的雅间里,尹千殇和欧阳少恭相对而坐,边说边给少恭斟上满满一杯酒。

    欧阳少恭也不答话,端起酒盏只轻抿了一口,便把酒盏握在手中把玩。他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缓缓划过杯沿,目光却百无聊赖地逡巡在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

    “哟,欧阳公子,怎么闷闷不乐的”,掀帘进来的女子狐般妖媚,挨着欧阳少恭便坐下来,顺势就要倚在他怀里:“不如让奴家来陪您,奴家有的是办法让您高兴。”

    欧阳少恭转眼冷冷一睨,那女子看着那漆黑冰冷的瞳仁,只觉得一股森冷的寒意从尾椎骨窜起,浑身的寒毛都立了起来。她讪笑着站起身,不敢再有所动作。

    “哎呀少恭你别这样嘛,看把人家吓得。美人别怕,他不解风情,我解呀。快到我这里来。”尹千殇笑嘻嘻地朝那女子招了招手。

    “呵,美人?”欧阳少恭不屑地冷哼一声,“这世上,能入得了我欧阳少恭的眼的,至今未有。。。”

    一人?!

    喧闹的街道上,突然一道蓝色的灵力从天而降,深邃的幽蓝渐渐散去,显出一人执剑而立:修长挺拔有如苍松劲竹,如画的眉眼温润却带着几分清冷,水蓝的衣袂随着消散的灵力翻飞,犹如遗世盛放的一朵青莲。

    欧阳少恭怔怔地望着他,只觉得登时满世的喧嚣繁华都似失了颜色。除却那一抹水蓝,旁的似乎都成了苍白的背景。

    尹千殇看着一向自持的少恭失神地望着窗外,竟连杯中酒水洒了也不自知,诧异非常。于是他顺着欧阳少恭的目光寻去,在望见他看着的是怎样的人物后,收回目光玩味地绕着欧阳少恭转了几圈,随即仰头灌下一杯酒压抑就要爆发的大笑。

    欧阳少恭你也有今天!

     

    陵越顺手挽了个行云流水的剑花,将霄河剑倚在身后,抬腿便继续往里追。他一心追赶妖物,并未留心周遭,更没有注意到自己进的是什么地方,只当是个寻常酒楼。因此当一群花枝招展的女子将他团团围住的时候,陵越简直有点不知所措。

    那些女子见他虽然拿着剑,但是模样清俊儒雅,眉宇间更有清正之气,因此也不畏惧。更何况她们平常所见大多是淫荡好色之徒,如今遇见了陵越这样的佳公子,自然紧紧抓住不放。若是能与他春宵一度。。。

    陵越避闪着那些女子争先恐后摸上来的手,耳根泛起微红:“各位姑娘自重!在下是来。。。是来找人的。“他因着怕吓着这群女子而没有说出自己真正的目的,却引来她们的一阵娇笑:“公子真会说笑,到这里来的人,哪个不是来‘找人‘的呢!公子喜欢什么样的,不如直说,我们这里都有,包您满意!”

    陵越虽在天墉城长大,但也行走江湖多年,经那女子这么一说,终于意识到了自己来的是什么地方。陵越心下更急,转身欲走却被那些姑娘们你一把我一把扯住了衣袖:“公子既然都来了,不乐乐再走吗?”正拉扯间,混乱中一只涂着丹蔻的手,照着陵越的后臀就是一捏。陵越大惊,惊慌中疾走挣脱却被拌了脚,人群中武力又施展不开,竟直直跌了下去,混乱中还把其中一个姑娘扑在了地上。

    “抱歉抱歉,我不是有意的。姑娘你没事吧?”陵越红着一张脸把那姑娘扶起来,问道:“可伤着了哪里?”那姑娘扶着额,娇声道:“怕是伤了头,晕得很。”陵越信以为真,关切道:“我这就去找大夫。”谁料那女子却软绵绵地就要倚倒在陵越怀里:“不必去寻什么郎中,只要公子抱一抱,奴家就不晕了。”陵越又是一惊,接连后退几步,却又几乎撞进另一个姑娘怀里。

    陵越又急又羞又窘,俊秀的脸红了个透,连鼻尖都沁出了细汗。眼前的这些若是妖物,他能有千百种方法将她们降伏。可是眼前的这些是平凡女子,刀剑动不得,法决使不得,饶是陵越善于应变,如今也是束手无策。

     

    看着陵越疲于应付的狼狈模样,欧阳少恭不由掩唇轻笑。

    有点可爱。

    这边陵越正焦急要如何脱身,却猛然发现追逐的妖物早已没了气息。陵越这才心知中计。这妖物引他来此,不过是找人绊住他。情急之下陵越捏了个法决,强大的灵力瞬时将这一群人震开。陵越道一声“冒犯了”,重新化作一道剑光疾速离去。

     

    听得那群女子的惊呼,欧阳少恭才回过神来,花满楼门前女子跌坐了一地,却又哪里还有那蓝衣公子的身影。他一皱眉,下一瞬就有一道金色的灵力从窗口窜出,追随天边那道蓝色剑光而去。

    看着瞬间没了踪影的好友,尹千殇”啧啧“两声,摇头晃脑地模仿起他的口吻:“这世上,能入得了我欧阳少恭的眼的,可至今未有一人呢!“

    ---------------------tbc-------------------

    好久不见

     

    恭越

     

    评论(77)
    热度(213)
    1. Samantha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