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98

     

    【越恭】ABO · 束缚 · 上

    作为一个alpha,陵越当初应征室友的时候,与其说是选择了欧阳少恭,不如说是选择了他的信息素:平庸的,毫无特点的beta。

    私底下,陵越也曾暗自疑惑过,那人明明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omega都要美,却偏偏是个beta。

    但是信息素是不会说谎的。

    陵越这样做的初衷,是因为一个alpha一个beta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就避免了alpha和omega的相互吸引和alpha之间的相互排斥而可能造成的麻烦。

    但渐渐地,在两人相处的过程中,事情朝着陵越不能预见的方向发展。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被这个beta深深吸引。并且,这种吸引不来自于他的信息素,而是来自他本身。

    但这反而恰好是陵越所求。他并不想像其他alpha一样,受制于信息素的影响,迫于本能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omega,标记他,和他组建家庭。

    有时候他会想,遇到他,一个beta,或许是天意成全,让他可以看清自己的心。

     

    清晨清澈的阳光斜斜地照在窗台的盆栽上,在餐桌上投下一片阴影。

    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七点十五,陵越放下手中的咖啡望向欧阳少恭的房间。这个时间,他一般已经出门了,今天那扇房门却依然紧闭。

    陵越心下有些担忧。会不会生病了?

    这个念头一冒上来便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让他有些坐立难安。直到手中的咖啡都凉透了,他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来走向那个房间。

    他轻轻敲了敲门:”少恭?你在吗?“

    没有任何回应。

    他凝神细听,却隐隐听见欧阳少恭痛苦而压抑的喘息。

    陵越又惊又急,更加用力地拍打房门:”少恭!发生什么事了!快开门!”

    房内终于传来少恭沙哑的声音,他似正在与巨大的痛苦抗争:“别。。别进来!快走!”

    陵越怎会乖乖离开。他情急之下一手去转门把手一手用力推门,却没料到门顺利地随着他的动作打开,陵越没有防备,竟直直冲进欧阳少恭的房间。

    极其甜美的omega气息,香醇醉人有如顶级红酒,瞬间铺天盖地汹涌而来将他席卷。陵越只觉得脑海中轰地一声炸开,alpha的本能被这omega发情期的信息素完全激发,燎原的欲望从他的下腹升腾而起。陵越觉得自己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被这气息点燃,让他燥热不已,标记和占有的欲望更是在不断翻涌,让他几乎失去理智。

    没有一个alpha能抵挡这样的omega的诱惑。

    陵越咬紧了牙关,握紧双拳努力保持最后一丝清醒。

    发情期中的omega?!这怎么可能?!少恭他分明是beta!

    陵越极度震惊地望向欧阳少恭想要寻求一个答案,却在看到他后连呼吸都一滞,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欲望重新汹涌地卷土而来。

    他正无力地瘫坐在地毯上,背靠着沙发仰头喘息,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平时笔挺的黑色西装外套正凌乱地散落在他手边,领带也已经被他生生扯开,半挂在他脖颈上,隐约露出一小截锁骨,禁欲而又淫靡。白色衬衫下,两颗茱萸已经挺立,形状甚至透过薄薄布料隐约可见,正随着他的胸膛一起一伏。汹涌的欲望让他面色潮红,双目含雾,他正死死咬着下唇极力克制自己,却还是间或逸出一两声撩人的轻吟。

    发情期中的omega对alpha的气息本就十分敏感,陵越的突然闯入对正与情欲抗争的欧阳少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陵越的信息素并不像大多数alpha那样强势而带有侵略性,而是平和而温柔,让人觉得安心。即使是omega,也不会在他的气息下觉得压迫。如此易于相处的alpha,正是当初欧阳少恭会选择陵越做室友的原因。更何况,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掩护,毕竟没有人会想到一个未被标记的omega竟然敢和一个alpha同住。

    而正是陵越这温柔的气息,撩拨着他作为omega的本能,让他不能自已地想要靠近,想要臣服,想要把自己献祭。

    汹涌的情欲让他的脑海一片混沌。欧阳少恭极力隐忍着,绯红的下唇都已被咬得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除了燎原的欲望,他的脑海中只剩下恨。对身为omega的恨,对这种所谓的本能的恨!

     

    而陵越却还不知死活地走近他,欧阳少恭从未觉得他alpha的信息素如此清晰,他几乎能感受到空气中他的信息素最微小的波动。陵越每走近一步,他已经如火燎原的欲望就更热烈一分。他想要让陵越不要再靠近,却虚软无力地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向自己走来。

    等陵越走到他身边的时候,欧阳少恭感觉自己被alpha的温柔而强烈的信息素重重包围,无法挣脱,无力抵抗。欲望灼烧得更加强烈,在他身体里猛烈地四处冲撞,让他几乎失去理智。他的胸膛更加剧烈的起伏着,却还是觉得无法呼吸。他感觉自己的体温进一步上升,强烈的燥热让他无比干渴,却无法纾解。

    欧阳少恭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脑海里最后一丝清明在一点点溜走,他伸手去抓却根本抓不住。他感觉自己在一点点沉沦。

    好累。

    好痛苦。

    好想解脱。

    如果被标记的话,这种痛苦,就可以终结了吧。

     

    陵越并没有比他好受多少,眼前的人散发的omega气息浓郁而诱人,他几乎用了所有的意志力与本能去抗争。努力平制了翻涌的欲望,他蹲下身来,抬手晃了晃欧阳少恭的肩膀,声音也染上了焦躁:“少恭!告诉我你的抑制剂在哪里!”

    隔着薄薄的布料,那人的肌肤触手滚烫。

     

    欧阳少恭双目努力聚焦着,终于看清眼前的那张脸。

    陵越。。。是陵越。。。

    如果是陵越。。。如果是他的话。。。似乎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

     

    陵越还在等他的回答,欧阳少恭的一双手却勾了上来,环住他的脖颈,他微微仰起头,炙热的薄唇不由分说地印上陵越的双唇。

    陵越当时就怔在了原地。欧阳少恭却犹不满足,他的舌探进陵越的口腔,卷起他的舌尖逗弄。唇舌相缠间,甜美诱人的omega气息充斥陵越的鼻腔,让他几乎失控。

    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分开两人相缠的唇舌,陵越的声音带着些许薄怒,微微颤抖:“你干什么!”

    “我好难受”,他启唇轻咬上陵越的耳尖,湿热的唇舌舔吻上他的耳廓,他酥软的声音带上一丝哀求:“帮帮我,好不好。”

    --------------------tbc----------------------

    本来想一次性写完的,但是我懒 _(:з」∠)_

     

    越恭

     

    评论(63)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