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207

     

    【恭越】联姻 · 四

    欧阳少恭欠身行了一礼:“在下青玉坛丹芷长老欧阳少恭,见过天墉城掌教真人。”涵素真人见他知礼识仪,气度不凡,满意地捋了捋胡子:“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欧阳公子不必如此见外,快请坐吧。”

    欧阳少恭依言坐下来,端起一盏茶悠悠道:“一家人这样的话,掌教真人可缓缓再说。“

    涵素真人脸色一沉:“丹芷长老这是何意?”

    欧阳少恭抿了一口茶才缓缓开口道:“实不相瞒,这门亲事当初是我青玉坛坛主擅自定下的,并未经过在下的同意。可是事到如今两家联姻之事已人尽皆知,为了保全两家的颜面,在下可以同意这门婚事,但是在下有一个条件。”

    涵素真人的脸色微微放缓:“欧阳公子且说来听听。”

    欧阳少恭放下茶盏,不急不缓地开口道:“在下只是希望,我二人成婚之后,留居青玉坛。”

    涵素真人皱起了眉头:“但是我这弟子是未来掌教,天墉城事务繁忙,留居青玉坛恐怕多有不便。这个条件,恕我不能答应。”

    “这原也不是什么过分的条件。当初既是我青玉坛下的婚书,就是求娶之意。贵派既收了婚书,就是答应下嫁之意。既然如此,我二人那婚后留居青玉坛,也是情理中事。至于掌教要如何处理教中事务,在下是外人,不便多言。但是在下私以为天墉城人才济济,大可以换一人接任掌教之位。”

    涵素真人沉着脸道:“继任掌教之人,我不作第二人想。”

    欧阳少恭微微挑了挑眉:“哦?是吗?那不知是天墉城人杰俊秀只是虚言,“欧阳少恭突然抬眼直望向涵素真人,目光锐利,“还是如若换了掌教人选,涵素真人真正所求,就得不到了呢?”

    这一番话虽隐晦却明显意有所指,涵素真人的脸上顿时就挂不住了。他面带怒色起身道:“我看你青玉坛对这桩婚事并无半点诚意。既如此,来人,交还婚书!”

     

    欧阳少恭勾起一抹微笑。一片黄叶从他眼前飘落,打断他的思绪。他伸手接住那片落叶,修长的手指骤然攥紧,枯叶发出痛苦的碎裂声。既然敢在背后算计他,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真是等不及看那一干人等吃瘪的样子了呢,特别是雷严。这一场婚事如果能按照自己的计划顺利落空,那他的脸色一定十分精彩。

    道上的人声渐近,欧阳少恭侧了侧头。在半路遇到,自己与这天墉城大弟子或许有些缘分。不如先去探上一探。

    他足尖轻点,飞身在密林中穿梭却如履平地。十几步之后,道上的人声已清晰可闻。

    “不知道这青玉坛的什么丹芷长老会不会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头子,这样的话不是配不上我。。。”

    听到这里欧阳少恭脚下一个趔趄。我还没有嫌弃你,你倒先嫌弃起我来了?

    令欧阳少恭感到欣慰的是有一道威严的声音马上出言打断:“休得胡言!丹芷长老年轻有为,不过略长你两三岁而已!你待会儿见了他,断不可如此失礼!”

    那人讪讪答应道:“是。”

    欧阳少恭暗自扶额。真是想不到这天墉城大弟子言行竟如此不得体。这样行走江湖难道不怕有失天墉城颜面吗?还有雷严这个老家伙,竟然定下这样的人!

    几句话的时间,欧阳少恭已经暗中接近道上缓缓前行的二人。他藏身于路旁的一株大树上,没有了茂密枝叶的遮挡,二人的形貌一览无余。

    一仙风道骨,鹤发童颜之人走在前面,想来应是那天墉掌教。欧阳少恭的目光移向他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人,应该就是要与自己联姻之人了。

    看清那人样貌后,欧阳少恭差点没从树上跌下来。

    眯眼,塌鼻,眼神怯懦而又猥琐,粗短的脖子几乎隐没在肩膀里。体态矮胖,年纪尚轻却已大腹便便,鼓胀的腹部几乎要冲破束腰,正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动在山道上。

    欧阳少恭觉得胸中怒气翻涌,极力克制才没把身旁的树劈成两半。

    雷严!你为了青玉坛的名声竟出卖我到如此地步!

    我为了保全你的颜面还设法让天墉城主动退婚,你倒要我和这样的人成婚!看来我们之间,要好好清算了!

     

    那一头雷严正急的团团转。这天墉城的人眼看就要到了,少恭却怎么也不见人影。去寻他的弟子流水似的一个个来回,却都只带来找不到丹芷长老的消息。雷严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焦急地在厅中走来走去,坐立不能。

    元勿见雷严焦躁不已,安慰道:“坛主稍安勿躁,长老做事一向是有分寸的,您再稍微等等,说不定他就。。。”

    “雷严!”

    欧阳少恭阴沉着脸,一甩广袖跨进门来,一阵慑人的迫势随着他一步步逼进,将守门的弟子吓得一抖。他行动间带起的杏色广袖翻飞,似要卷起狂风骤雨。

    雷严听得欧阳少恭的声音连忙迎上去,大喜之下完全忽视了他阴鸷的脸色:“少恭你可回来了,快去准备一下,这天墉城的人马上就要到了。”

    “你居然还敢提!我与你有何深仇大恨,你要如此坑害我!”

    雷严闻言大惊:”我如何坑害你了?“

    欧阳少恭周身的冷意更盛:”你敢给我选那样的人成婚?!“

    雷严愈加惊疑:“你见过他了?”

    欧阳少恭冷哼一声:“若不是被我半路偶然遇见,我还真不知道坛主为了青玉坛能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置我于水火!”

    雷严闻言暗自纳罕:少恭不满意?这不应该啊。会不会是哪里出了差池两人有了什么误会?思及至此,他出声劝道:“少恭,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若是如此,你不如等他们到访,再作商议也不迟啊。”

    欧阳少恭怒意更盛。雷严简直不到黄河心不死!你既如此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事到如今,连那个过场都不必走了!

    他一甩广袖转身就走:“我二人并无任何误会!是他形貌鄙陋难入我的眼!待会儿天墉城的人来了,你也只消这样和他们说!”

    雷严正欲再劝阻,却见欧阳少恭又折了回来。他心中一喜:”少恭你想通了?”

    欧阳少恭已经懒得再理他,径直对他把手一伸:”拿来。“

    雷严疑惑道:”什么?“

    ”婚书!拿来!“

    雷严一惊,下意识紧紧护住右手的袖子:”没有。“

    欧阳少恭冷笑一声,抓住雷严的手腕略一使力,雷严就吃痛地松开了手,一副卷轴应声跌落在地。

    欧阳少恭优雅地弯腰将它捡起,修长的手指握住这幅卷轴,对雷严扬起一个微笑:”你可看仔细了。“

    一道金色的灵力闪过,那幅卷轴就连同雷严的希望一起瞬间粉碎为齑粉。

    欧阳少恭嫌恶地拍了拍手上的粉末,一个转身没了踪影。

     

    青玉坛的道上,那两人并未继续前行,而是立在阶上,像是 在等什么人。

    那弟子摸了摸鼻子,说道:“都这么久了,大师兄怎么还不回来。”

    “陵越一向稳重,断不会误了时限的。陵端,你是为师座下大弟子,我这次带你出来也是为了叫你历练下。你万事都要向陵越学学,为师也能欣慰些。”

    陵端心下有些不悦,但还是应道:”是。“

    天边一道湛蓝的剑气划来,落在他二人身前化成人形:”陵越见过掌教真人。“

    涵素真人点点头:”可有异样?“

    陵越回道:”并无不妥。只是借此地修炼的小妖,并无害人之意。“

    ”嗯。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快些走吧,别误了时辰。“

    ”是。“

    ----------------tbc------------------

    久等了

    端哥形象请参考下图~



     

    恭越

     

    评论(73)
    热度(207)
    1. Samantha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