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73

     

    【恭越】应梗 · 收妖记

     @Cat_杨 你要的色诱淫妖梗已发货,请注意查收。


    高能慎入!顶锅盖跑。


    ----------------------------------------


    ”店家,要一间上房“,欧阳少恭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柜台上:”还有做几个清淡的小菜,再备些热水一并送上来。 “


    听到热水二字,陵越戒备地看了他一眼。欧阳少恭却一副正经坦然的样子:“不用热水,难道要用冷水洗漱吗?”


    陵越懒得理他,转身欲走却被店主叫住:“两位公子,我看你们像是外乡人吧?最近镇子里不太平,我看二位都相貌不凡,最好不要出来走动。”


    不太平?陵越心下有些疑惑。进镇子的时候并未感觉到任何妖邪之气啊?陵越上前问道:”店家,可是出了什么事?“


    见店家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样子,陵越又道:“在下是懂得收妖之人。老人家但说无妨。”一听陵越会收妖,店家像是见了救命稻草:“少侠,你可要救救我们啊!最近镇上总有年轻男子被吸食精气,这样的已经有十几个了,都病得半死不活。老朽家中还有少子,实在是担惊受怕,还望少侠救人性命!”


    陵越惊道:“还有这样的事?!”他又转头看向欧阳少恭:“你可曾感觉到妖异之气?”欧阳少恭摇摇头:“若有妖物却没有妖气,必是用了灵物遮掩了。”


    陵越安抚道:“放心吧,老人家。我们一定尽力将妖物捉拿,叫他不再为害人间。你先细细地告诉我事情的来龙去脉。”


    两人在楼下坐了半天,才听老板絮絮叨叨地将事情讲清楚。


    陵越若有所思地走回房在桌前坐下来:”听店家的意思,似乎此妖专吸食貌美童子的精气。未经人事之人的精气至清至纯,有助他修炼。“欧阳少恭嗤笑一声:“童子到处都有,他只要貌美的。这淫妖的口味还真挑。”他说着又暧昧地搂上陵越的腰:“幸好我的越儿早已不是童子了,不然必叫他觊觎了去。”陵越脸上一红,拂开他不安分的手:“我虽不是童子,但是清修多年,清气还是有的。”欧阳少恭低头想要凑上他一双绯色的唇;“越儿别怕。有我在,没有人敢动你。”陵越侧头躲开,说道“别这样。快吃饭,吃完我们去查查看有没有线索。”


    欧阳少恭只能讪讪地放开陵越。不敢奢望他主动的样子,却连亲亲抱抱都轻易不能。


     


    两人用完饭,去拜访被吸食精气的人家。还未走上几家,一条明显的线索就已经浮出水面:这些被吸食精气者,都去过一个叫花满楼的地方。


    花满楼,当地有名的聚集了男色的风月之地。


     


    “为今之计,只能诱他出来。”陵越皱紧了一双眉头。


    “怎么诱?”欧阳少恭已经有种不祥的预感。


    “以我为饵。”


    果然!


    “你不能去!我身具仙魂一样有至清精气。我去!”


    “可是少恭会收妖吗?”


    “。。。何必收,一掌打死即可。”


    ”若是这样,他吸食的精气就会随着他的精元溃散。必须要活捉,逼他交还所食精气才行。“


    欧阳少恭无奈,只能妥协:“我要一起去。”


     


    两人向花满楼的老板娘说明来意,她一听说最近的食人精气案与自己的生计有关,忙不迭地点头应承。


     


    欧阳少恭握着茶盏坐在乌烟瘴气的花满楼中,尽力降低自身的气场以免自己的格格不入叫人察觉。他环视了一周,并未发现什么可疑之人,便继续低头饮茶。


    周围却忽然一阵骚动。欧阳少恭闻声望去,却在见到那场景后生生将手中的茶盏捏碎。一声脆响过后茶水流了他一手,他却只知死死盯着款款从楼梯上走下来的人。


     


    一袭妖艳的红衣,由大腿处斜斜开叉,纤长秀美的小腿一览无余。一双玉足轻踏上柔软的地毯,纤细的脚踝上由红绳系着的一个银铃随着他的脚步清脆作响。


    他的眼角画上了一抹嫣红,让他目光在流转间风情万种,勾魂夺魄。


    眉心更是桃花一点,艳色无边。


    他的墨发平时都一丝不苟地梳起,现在却软软地披散下来,随着他的动作前后轻轻晃动。少恭曾以为这样的风情是他床笫间的独享,岂料今天却叫这么多色中饿鬼分了一杯羹!


    他身上再无任何坠饰,却在举手投足间露出一股摄人心魄的风流魅惑。


    这样的陵越,欧阳少恭连宵想都未敢宵想过!如今却不得不与一帮下流之人分享本该他独占的美!


     


    “花满楼里什么时候来了这样的一个美人儿?”


    “那腿要是能让老子摸上一把,真是死了也值了。”
    “啧啧啧,这样的美人,不知道草起来会是怎么样的销魂滋味。”


     


    不堪入耳的话语和他们对陵越的宵想令欧阳少恭几欲抓狂,他强压下心中的愤怒,努力维持着表面的不动声色。


     


    陵越却犹自朝众人莞尔一笑。众人顿时失了魂魄,只知愣愣地盯着他,几乎没把口水流到地上。


    陵越环视了一周,只两人的神色与众人不同。一个是一位执扇的公子,形貌风流,轻摇着纸扇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他。还有一个就是欧阳少恭,一张俊脸已然黑成了锅底。


    陵越走近那执扇之人,说道:“公子对我似乎不甚满意。”


    他的纸扇轻佻的挑起陵越的下巴:“方才离得远了,在下未曾看清。如今一见,真是姿容绝色。你叫什么名字?”


    陵越眼中的厌恶一闪而逝,面上笑容不减:“公子可以叫我月儿。明月的月。”


    欧阳少恭的青筋暴露的手在桌下刻出三道划痕。越儿这名字分明只有我一人叫得!


    纸扇从陵越的下颔离开,那人将它一抖,纸扇哗地作响,应声展开:“明月皎皎,最是纯洁。你这风月中人,如何担得起月儿这个名字呢?”


    陵越上前坐在那人的腿上,倚在他怀中。裙摆随着他的动作滑下,纤长白皙的小腿就这么暴露在众人的眼光下。 


    欧阳少恭死死盯着半躺在别人怀里的陵越,双目血红,几欲喷火。连自己都从未得他这样主动投怀送抱!愤怒的火焰将他灼烧,嫉妒的毒液在他血管里奔涌。他环顾了下四周,发现没有一人不把目光赤裸裸地盯在陵越光裸的小腿上。他们猥琐下流的眼神毫不遮掩对陵越下作的宵想,让欧阳少恭心中怒意更盛,几欲将他们的眼睛一双双剜出来!


    陵越在那人怀里,声音更似带上些许羞意:“如果我告诉公子,我尚未经人事,又是否担得起月儿二字呢?”


    陵越此言一出,四下哗然。


    “真是想不到这样的美人居然还未破瓜!“


    “草!不知道能紧成什么样!要是让老子做第一人,真是倾家荡产也值!”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


     


    污言秽语如此,欧阳少恭已怒极,再也不能完美地压抑自己的气场,强大的迫力微微流泻出来,站在他旁边的一人不自觉地抖了抖:“怎么有点冷呢。。。”


     


    那人的眉挑了挑,他的手指卷起陵越的一缕墨发放在鼻前嗅了嗅,浮出一丝微笑:“哦?那可真是难得。”


    他另一只手顺着陵越的小腿一路下滑,一把握住他纤细的脚踝。陵越浑身一抖,几乎下意识就要抬腿去踹那只手。恶心的的感觉从肌肤相触的地方传来,令他几欲作呕。足踝虽不是什么隐秘部位,但是这样的触碰,他今生今世只能容得一人。他强压下心中抵抗的欲望,微微缩了缩腿,作出一副羞涩的样子,垂眼轻声说道:“不要。”陵越听得头顶传来一声轻笑:“果然是个敏感的雏儿。”


     


    你竟敢这样亵渎我的人!


    滔天的怒意和醋意在欧阳少恭胸中翻涌,化作一把利剑,让他想将那人碎尸万段。欧阳少恭再也不压抑自己的情绪,倏地站起身来一步步朝他二人走去。他浑身散发着骇人的气场,犹如地狱修罗叫人避之不及。那些看客都被这气场压得噤若寒蝉,不自觉地给他让出一条路。


    欧阳少恭从那人怀里一把扯起陵越将他打横抱起,恨声道:“既然昨日我用千金买了你的第一夜,就容不得你今天这样勾引别人!”


    那人见欧阳少恭如此也并未阻拦,只是摇了摇纸扇,似要好整以暇地看一出好戏:“真是可惜。不过既然这位公子先下了手,在下也断没有夺人所爱的道理。”


    欧阳少恭根本没有理他,转身抱着陵越大步流星离去。


    陵越在欧阳少恭怀里抬头瞪他。眼看就要得手,你这个时候冒出来做什么!


    欧阳少恭毫不客气地回瞪回去。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你被他吃尽豆腐么!


     


    欧阳少恭用腿带上房门,顺手筑了一个结界。被他们看去的已经够多了,接下来的动静,绝不能再叫他们听了去!


    他粗暴地将陵越扔在床上,翻身压了上去,去撕扯他的衣物。衣帛随着他狂暴的动作应声而裂,露出温润如玉的身体。欧阳少恭眼中欲色更盛,他灼热的手往下探,就要扯去陵越的亵裤。


    陵越奋力地挣扎起来:“你干什么!”


    欧阳少恭转而跨坐在陵越身上,双手死死将陵越的双手按在两侧,他血红的双目里满是怒火和欲火,居高临下地逼视着他:“我干什么?!我倒要问问你干什么!为了捉妖救人,你可真是够大方!“


    陵越用力推拒着他:”你别这样,这都是不得已而为。。唔!“他解释和拒绝的话却都消失在欧阳少恭的唇齿间。他几近狂暴地侵入,捕捉他逃躲的舌,扫荡他口中的津液。直到陵越几乎呼吸不畅,他才松开他,转头啃咬上他的脖颈和锁骨。


    少恭在情事上一向极致温柔,现在却狂暴如同失控的野兽。他以往一直怜爱陵越,只轻柔舔吻,这次却故意用力地啃噬,留下一路触目惊心的红痕,痛得陵越嘶气声声。


    他要在他身上烙下专属他的印记!他要让那些觊觎他的人知道,他是他的,不容任何人染指!


    陵越根本无力反抗少恭狂风骤雨般的侵袭,他只能无力地喘息着,轻唤他的名字试图唤回他的理智。


    欧阳少恭却根本置若罔闻。他的脑海里满是那些下作之人的污言秽语,满是他们对陵越的淫想。那双抚上陵越小腿的手更是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一幕幕一场场的情景鲜活地在他脑海里再现,折磨着他,叫他简直生出杀人的欲望。


    他的唇舌带着炙热的温度一路往下,一口含住陵越的茱萸撕咬:”说!说你是我的人!“细嫩的敏感被这样前所未有地粗暴对待,陵越痛得仰起头,攥紧了床单的一双手连骨节都泛出了白色。他颤抖的声音带上了哀求:”少恭,不要。不要这样。“这样的示弱却更加刺激着欧阳少恭,他残存的理智已被这脆弱的声音烧为灰烬。他的手已经褪下陵越的亵裤,他的膝盖硬生生顶开一双修长的腿,火热坚硬的抵着那穴口,危险一触即发。


    情急之下陵越厉声警告:”欧阳少恭!“


    陵越一向温和,极少有如此疾声厉色的时候。唤他名字的时候一向也是温软的”少恭“,这样连名带姓真是从未有过。


    欧阳少恭闻声果然止住了动作看向陵越,他眸中的怒色和欲色却不减。


    陵越叹息一声,抬手抚上欧阳少恭光裸的背轻轻摩挲。他将脸埋在欧阳少恭肩窝,轻蹭着他。陵越温柔的安抚让欧阳少恭渐渐冷静下来,他满是兽欲的眼神渐渐显出清明。


    耳鬓厮磨间陵越低声说道:”少恭,我永远是你的。只有和你,我才是心甘情愿的。你和他们不一样。“


    欧阳少恭猛然一惊。自己这是在干什么!怎么就被嫉妒和愤怒冲昏了头脑,几乎强迫了他!


    他的唇带着悔意和愧疚吻上陵越的耳垂:”越儿,对不起。。。我实在是受不了别人那样对你。“


    陵越见少恭如此很是欣慰,竟主动在他唇上落下一吻:”都是虚与委蛇的诱敌之计。少恭不要如此介怀。“他说着拢了拢衣服坐起身来,翻身走下床,却被欧阳少恭一把扼住手腕:”你要去哪里?!“


    ”收妖。“


    欧阳少恭的怒意又再次冲上来,死死地盯着陵越。他被扯破的衣物隐隐露出胸前的美妙春光,薄唇因为刚刚的一番蹂躏泛着艳红的水色,形状美好的脖颈和锁骨更满是暧昧的红痕,叫人浮想联翩。


    ”你敢这样出去试试!“


    陵越挣开他:“你若不想我诱他第三次,就放手。”欧阳少恭咬牙切齿地看着一抹艳红的衣角消失在门后,一拳砸在枕头上。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这样多能燃起别人的兽欲!


     


    另一边陵越作出惊慌失措跌跌撞撞从房中跑出的样子,凌乱的银铃声吸引了楼下众人的注意。注意到那可疑之人也望过来,陵越故意脚下一空,眼看就要从楼梯跌落,却在跌到地面之前不意外的落入一个怀抱。


    好身手!陵越心中的怀疑又加深了一份。但是这样的身手也是习武之人能达到的,不到最后一刻,不能断定他就是淫妖。


    陵越伏在他怀里,听到他悠然问道:”美人何事如此惊慌?若是摔了可如何是好。“陵越抬起头来,一双水眸满是委屈,楚楚可怜:”他。。他要强迫我。。我不愿意。“他说着攥紧了那人的衣襟,似是万分羞赧:”如果一定要。。。月儿宁愿是公子。“那人略一迟疑,说道:”美人这样的要求,在下又怎么能忍心拒绝呢?“说着他又朗声向欧阳少恭房间说道:”此处虽是风月之地,鱼水之欢也要讲求两厢情愿。在下冒犯了。“


    陵越亦紧张地望向那个方向,见欧阳少恭并未追出来,暗自松了口气。


     


    关上房门,他将陵越轻轻放在床上,翻身压上他。他的手指划过陵越的侧脸:“我会好好怜爱你的。毕竟这是你的第一次,也会是你的最后一次。我已经感受到了,你一定会比我尝过的,都要美味。”


    陵越心中一凛。果然是你!他面上却装出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眨了眨眼:“月儿不明白,为什么是最后一次呢?”


    那人微微一笑,低下头来就要吻上陵越的唇:“你马上就知道了。”


    陵越却比他更快,凝起灵力对着他胸口就是一掌,翻身下床。那妖不设防,顿时呕出一口鲜血。他见陵越已执剑在手,妖媚的服饰也遮不住他清风朗月的气度,方才的无限风情更是消失殆尽,心下了然,释了妖力决心拼死一搏。


    一时间房中妖气大盛,陵越心下亦有些惊骇。没想到这妖吸食了那样多的至清人精,修为比他想象的还要高。幸好他早有准备。


    陵越弃了霄河,双手捻了一个法诀,催动房中布下的阵法。繁复的阵法显现,蓝色的灵力大盛,那妖在阵中似是万分痛苦,哀嚎着不断冲撞意欲破阵,却终究不敌强大的阵法,渐渐显出原形。


    原来是一只妖狐。


    欧阳少恭已闻声赶来,他死死盯着昏迷的妖狐,迈出一步上前,寒意迫人,杀意尽显。


    陵越一惊:“少恭,不要伤他性命。”


    欧阳少恭嘴角扬起一个弧度,令人不寒而栗:“我不会杀他。因为我有千百种方法叫他生,不,如,死。”


    -----------------END-------------------


    点梗本来只点到老板忍无可忍带走扑倒,但是我想不把妖收了怎么是陵越呢?此仇不报又怎么是老板呢?所以就这样了。


    求轻拍。


    还有我觉得老板是不会用强的所以木有船戏_(:з」∠)_小cat你还会爱我吗



     

    恭越

     

    评论(51)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