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52

     

    【恭越/琛越】 危机 · 一 (?)

    上次说的大三角

    第一次写了第一章就不想再写下去

     我果然不适合写这种,望天

    ----------------------------

    不大的办公室里,深色的办公桌上静静地放着一份文件。

    封面上“调职申请书”四个字分外显眼。

     

    中年男人坐在桌旁握着手中的保温杯,皱着眉打量着眼前一身警服立得笔挺的年轻人。半晌之后他终于叹了口气,道:“陵越啊,霆琛牺牲之后我们大家都很痛心,你和他关系这么好,你的心情我也能理解。”他说着倾身向前,忍不住用手指敲那份文件:“可是做卧底,你的性格不合适啊。”

     

    眼前的年轻人目光坚定:“我可以学。”

    中年男人看着他,半晌后又叹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学又怎么样,你知不知道你申请卧底的这个烛龙是什么地方?是龙潭虎穴啊!我们的兄弟去了的,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

     

    青玉与烛龙是s市及其周边城市势力最大的两大制毒贩毒团伙,相比相对招摇的青玉,烛龙则更隐在暗处,这么多的卧底用命换来的,也只不过是毒枭人称“老板”的消息。众多卧底的牺牲让警方对这个团伙忌惮不已,同时也怀疑自己的内部资料被泄露,因此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再采取行动。

     

    听了领导的话,这年轻人仍面不改色:“陵越已无牵无挂,希望林局成全。”

     

    “陵越啊”,林局放下保温杯,双手握拳看着他,“霆琛沉稳机警善于应变,他这样的人在青玉都暴露了,我们对烛龙的了解又少之又少,我不能让你就这样去烛龙。”他顿了顿,语重心长地继续道:“我知道你和霆琛是相依为命长大的,可是逝者已矣,你不能将他未完成的事,强行变成自己的责任啊。”

     

    陵越闻言沉默了一下,避开了这个话题,转而说道:“正因为我们对烛龙不了解,我才更要去。我们一天不摸清他们的底细,就一天铲除不了他们。卧底行动虽然危险,可是陵越孑然一身,死不足惜。比起那些有家有室的兄弟,不如让我去。”

     

    林局思考了一下,说道:“这样吧。你先去针对培训三个月,三个月后你如果能通过考核,我就批准你的申请。”

    这个消息显然让陵越感到振奋,他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高声道:“谢林局!”

     

     

     

    三个月后。

    某会所的休息室,陵越坐在一群“花枝招展”的男子中间,面色自若地整理着自己身上风格轻浮的衣衫。

    林局看人很准,他知道陵越要卧底最大的缺陷就是太端太直,身为警察的正气和傲骨几乎融进了他的骨血里,因此考核的内容就是要他以陪酒少爷的身份,在十五分钟内找出藏在包厢里的窃听器。

     

    休息室里陵越这张陌生的面孔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做这行的人来来往往,一天换几个根本没什么稀奇。

    陵越坐了不多会儿,就有带着蓝牙耳机的应侍生推门进来将所有人带出,每几个送到不同的包厢供人挑选。

     

     

    陵越跟在一群人后面,作出一个新人该有的胆怯模样。

    三个月的时间不长,却已足够叫他学会如何去扮演一个角色。

     

    轮到陵越他们几个的时候,那侍应生看了他们胸前的号牌一眼,随后对蓝牙耳机说道:“2735-2743,包厢号?”

    对方简短地回答了几个字母和数字,蓝牙耳机却有瞬间的干扰,让侍应生将7听成了1.

    将陵越他们领到VIP 201包厢门口,侍应生转身看向他们:“就是这里了,一会儿好好哄贵客高兴。”他说着恭敬地敲开门,准备将一行人领进去。

    陵越跟在侍应生的后面,精神高度集中的他没有注意到他身后的最后几个陪酒少爷被人捂住了口鼻瞬间调了包。


    对于里面的人的身份,陵越并不清楚。他不知道是警员假扮的客人,还是这就是真实的酒色场合。他唯一肯定的就是这个包厢里面有一个窃听器和一个针孔红外摄像头,以及他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趁着走进房间的短短几步他迅速打量了周围的环境。可惜灯光昏暗时间紧迫,他所能看到的东西并不多。但他还是很快确定这个房间有五个男人,一人坐在主位上一人立在他身后,还有其余三人一起坐在他对面。

     

    陵越专注周围环境,没有注意到他走进包厢的同时主位上的男人便挑了眉看向他,他身后的男人则迅速摸向了腰间的手枪。

    主位上的人微微侧过头,那个男人便不动声色地将枪放了回去。

     

    昏暗的包厢内陪酒少爷们一字排开,这时陵越按照规矩恭顺地微低着头,静待客人挑选。

     

    “你,过来。”一道男声响起,温和又悦耳。

    陵越抬起头,看向说话的主位上的男人。忽然一道魅惑的蓝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眉眼瞬间清晰。

     

    陵越猛然睁大眼,一瞬间呼吸都被夺走,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倒流。他惨白了脸色,嘴唇禁不住微微颤抖。

    霆琛?!

    霆琛?!

     

    包厢里的光线旋转着,映着瞬间的红光,陵越看清了他的眼神。

    深沉而锐利。

    不,他不是霆琛……

    他不是……

     

    心上从未愈合的伤口再次被狠狠撕开,剧烈的疼痛让他本能地喘息,也让他不可自制地红了眼眶。

     

    “怎么,还要我去请你么?”

    主位上的男人优雅地翘着修长的腿,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


    没肉,点我


    陵越尴尬得无地自容,只能转移开视线。

    昏暗的包厢转换着暧昧的光线,蓝光照过的一瞬间他却看到寒光一闪,和他一同进来的一个陪酒少爷正握着一把小巧的尖刀朝压在自己身上的人刺去。

     

    常年的训练让他本能比反应更快,几乎是瞬间他就推开了身上的人一把握住来人的手腕。他一个干净利落的起身,一下便将对方持刀的手反剪到身后。趁着对方弯腰挣扎的时候陵越又抬起膝盖狠狠顶向他的腹部。他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下手又稳又准,一脚之后对方便趴在了地上。

     

    而他推开欧阳少恭的瞬间站在他们身后的人也已经掏出了手枪对准了来人。

    欧阳少恭却抬手,制止了他扣下扳机的动作。

     

    持刀人的两名同伙见势不利,也拿出藏在身上的匕首向欧阳少恭冲来。

    陪酒少爷的衣衫轻薄根本藏不住枪,否则他们也不会出此下策选择必须近身的匕首。

     

    陵越见状一个扫腿绊倒二人,见欧阳少恭还气定神闲地坐在沙发上看热闹,忍不住对他喊道:“走啊!”

    二人见状,握着匕首恶狠狠朝陵越刺来。而地上趴着的那个也恢复了些,也摇摇晃晃地朝陵越冲来。

     

    虽然陵越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可是他赤手空拳以一敌三,到底渐渐不支。

    分神中陵越忽然觉得胳膊一痛,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便顺着衣袖流了下来。陵越退后一步捂住伤口,在瞬间的僵持中寻了个空档转头焦急地对欧阳少恭喊道:“快走!”

     

    对方饶有兴味的眼神却像是在看一场好戏。陵越无奈,不顾伤势重新上前与三人缠斗。

    可是他受了伤体力不支,明显处于劣势。

    就在他快支持不住的时候忽然有大批人马破门而入,为首的人持枪在手,喝道:“警察!”

     

    陵越松了一口气,回头去看却发现那人不知什么时候早已不见了,只有风从大开的窗户灌进来,吹动了垂坠的窗帘。

     

     

     

    “那个小警察的详细资料都查到了么。”

    装修考究的房间里,欧阳少恭坐在书桌前,看着手中的文件似是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的,老板。”

    一人穿着西装,恭敬地将手中的文件递上。

     

    欧阳少恭随手翻了几页。

    到人际关系那一页,他修长的手指突然止住了动作。

     

    入目是两张意气风发的警服少年照片。

     

    其中一张下面用小字附注着:

    周霆琛:26岁,s市警察,卧底青玉过程中牺牲。疑似恋人。

     

    欧阳少恭微微眯起眼,打量着那张与自己像了十成十的脸,突然勾起了唇角。

    有意思。

     

    -------------不一定有的tbc---------------

    附黑鸭(划掉)霆琛美照


     
    评论(12)
    热度(52)
    1. 长相守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
    2. satoshi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