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57

     

    【恭越】Destination · 二

    黑色的轿车在路上缓缓行驶,夕阳西下,将行道树的树影无限拉长。

     

    轿车的后座上,陵越偷眼看一眼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不自觉地捏紧了膝上的围巾。

    温暖的橘光中那人冷着一双好看的眉眼望着窗外,面上没有一分表情。

     

    从头到尾,他连正眼都没有看过他的omega一眼。

    密闭的小空间里,他alpha的信息素拒人于千里之外。

     

    熟悉的气息强大而又内敛,与十五年前并无二致。

    而且alpha的寿命远比omega长,十五年的时光,陵越已经长大成人,他的样貌却不曾改变。

     

    若非这独一无二的信息素和深深刻在脑海里的这双眉眼,陵越几乎难以相信他便是十五年前的那个人。

     

     

    那也是这样的一个冬天,连年干旱引发的饥荒让无数人背井离乡,流亡求生。

    当年他连四岁都未满,却因这场饥荒亡故了双亲,只能随着逃难的流民来到这座城市。

     

     

    千难万险的跋涉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他原以为到了这个富裕的城市便有了生的希望,可是在这人人自顾不暇的时候,根本没人有心思去管一个垂死的幼年omega。

     

    这几天又开始下雪,他流落街头,连一个遮风避雪的地方都没有。身上褴褛的衣衫遮挡不了半点寒意,饥寒交迫的他只能在一个背风的墙角蹲坐下来休息。

     

    行色匆匆的行人来来往往,可连一个多看他一眼的人都没有。

     

    凌冽的风雪中,年幼的陵越鼻尖通红,瘦小的身子冻得缩成了一团。他试着哈了哈手,可是那点可怜的温热还没来得及感受,就马上就消散在寒风中了。

    雪越下越大,渐渐积了起来,他一双赤裸的小脚边都化了一圈雪水。一味的冷叫他的双足失去了知觉,反而不觉得那么冷了。就连那皲裂的皮带血的口,都不觉得疼了。

     

    雪天的夜晚黑得格外早,街上五颜六色的灯牌亮了起来。天一黑温度也骤然下降,陵越只觉得周身越来越冷。他无力地靠在墙角,只觉得那些光点越来越模糊,越来越大,越来越看不清了。

    他觉得好累,真的是累极了,他真的想就这么睡过去。

    就在他迷迷糊糊的时候,朦胧中似乎有人在摇他的身子,似乎在叫他,可是他已经听不清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正躺在什么人的怀里,周身暖洋洋的,还能感受到一些轻微的颠簸。

    入目是一双好看的温柔眉眼,那人正低眸看他,见他睁开眼,微笑道:“醒了?”

     

    Omega对信息素十分敏锐,他马上就感受到眼前的人是一个alpha,一个强大的alpha。他愣了愣,借着昏暗的光线打量着四周的环境。他是在一辆车里,和眼前的alpha坐在后座,前面还有一个司机在开车。

     

    陵越的脸颊上蹭到柔软顺滑的布料,他一惊,挣扎着要坐起来。他试着开口,干涩的喉咙沙哑了声线:“我脏。”

    那个alpha安抚地拍了拍他的后背:“没事。你饿了吧,来,先吃点东西。”

     

    他拆开一个四方的包装,将一个小叉子递到陵越手中:“吃吧。”

    眼前是一块精致的红豆蛋糕,甚至清晰可见其表面和夹层的一粒粒红豆。

     

    诱人的香味传来,陵越已然饿坏了,他叉起一大块蛋糕就塞入口中,小小的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他略微嚼了嚼,香软的蛋糕入口即化,松松软软香香甜甜,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欧阳少恭见他狼吞虎咽,怕他噎着了,又将一瓶热牛奶递到他手中,道:“慢慢吃,不急。”

     

    他的声线好听又温柔,陵越愣了愣,鼻子一酸,泪水就这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欧阳少恭见他如此,关切道:“怎么了?不好吃么?”

     

    陵越到底还是个不满四岁的孩子,一路过来吃了多少艰辛苦楚不必多说。可是他忍饥挨饿的时候没有哭过,被熊孩子扔石子的时候没有哭过,所有的坚强却在眼前这个人的温暖和温柔面前溃不成军。心中的酸楚翻涌,他呜咽着将一张小脸埋在他的胸口,忍不住哽咽和低泣。

     

    欧阳少恭略想了想便明白过来,也不继续追问,只轻轻地拍他的后背,等他自己平静下来。

     

    最后陵越止住了哭泣,用脏兮兮的小手擦了擦红红的眼睛,轻声道:“谢谢。”

    欧阳少恭没料到这孩子还能说出这么一句话,他微微愣了愣,微笑道:“没事。”

     

     

    一块蛋糕一瓶热奶落肚,陵越觉得整个人都温暖和踏实了。车子还在继续行驶,轻微的颠簸中困意也不可抵挡地袭来。

    欧阳少恭见他半阖着眼睛,柔声道:“累了就睡吧。”

     

    这个alpha身上的信息素格外让人安心,陵越不自觉地往他怀里蜷了蜷,沉沉睡去。

    欧阳少恭将自己的外套裹在他的身上,见他一双小脚还露在外面,便用自己的手掌将它们握住,给他取暖。

     

    见怀中的人睡熟了,欧阳少恭才抬头对司机道:“去福利院。”

     

     

     

    陵越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知道自己最后是被那个alpha唤醒的。

    车停了下来,欧阳少恭将陵越抱在怀里,起身下了车。

     

    一打开车门凌冽的寒风便夹带着风雪袭来,欧阳少恭见陵越往自己怀里缩,便把脖子上的围巾摘了下来将他裹住。

     

    陵越抱着欧阳少恭的脖子,好奇地打量这个有很多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的地方。

     

    随后欧阳少恭去见了到多人,和他们说了很多的话。陵越听不懂他们说了什么,只知道到后来眼前的alpha似乎有点生气了。

    最后他把陵越从怀中放下来,又摸出一张纸写了什么,说道:“这些钱足够他用到成年了吧。”

    为首的那个中年女性beta就忽然转换了态度,笑着连连道:“够了够了。”

     

    欧阳少恭见陵越仰头望着他,抬手揉了揉他的头顶:“好了,我走了。”

    只是他刚转过身,却感到自己的衣角被攥住了。

     

    他便又回过身来,一眼便看见眼前这个omega小孩红红的双眼。

    欧阳少恭轻叹一声蹲下身来,抬手抚了抚他脏兮兮的侧脸:“要好好长大。”

    -----------------tbc------------------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