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87

     

    恭越 【联姻 】· 二十八

    前文链接:点我

    ----------------------

    要拜入天墉城门下成为正式弟子,一共要过三道测试。隐藏实力的欧阳少恭顺利通过第一道根骨测试,成为了一名新弟子。

    测试之后原本安排了一众入选的新弟子休息,可是欧阳少恭急着要见陵越,哪里坐得住。

     

    他寻了个机会便摸出门,向守卫的弟子打探消息。露出一贯的和润微笑,欧阳少恭向他拱手一礼:“这位兄台……”

    “兄台?”那弟子早知欧阳少恭身份,因此根本不给他好脸色看。他抱着手臂上下扫了欧阳少恭一眼,冷哼一声:“你该尊我一声师兄!” 

    欧阳少恭耐着性子陪着笑:“这位师兄,我想向你打听个人。”

    那弟子这才斜了他一眼:“说来听听。”

    见他算是应允了,欧阳少恭显出几分期待:“陵越。师兄可知他在何处?”

    谁知那人听了竟瞪大了眼,勃然怒道:“大胆!你岂敢直呼大师兄名讳!”

     

    “大师兄”三字有如一道惊雷轰然炸响,欧阳少恭呆愣在原地,脑海一时间一片空白。

    那弟子见他忽然魔怔了似的,正在纳闷,忽然面前的人一个闪身,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对方揪住了衣领:“你方才叫他大师兄??!!他是大师兄??!!”

    那弟子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那人脸上方才的谦和温润荡然无存,他正死死地盯着自己,墨黑的眸中不知名的情绪翻涌。他周身散发着恐怖的气场,强势的威压竟教自己喘不过气,只能结结巴巴地开口:“是……是……的。”

    他却更逼上一步,手上的力道更大了:“那当日回谒青玉坛的又是谁!!”

    “青……青玉坛?”那弟子努力回想着,“那日掌……掌教真人大师兄二师兄都去了……”

     

    二师兄!他当日见到的居然是二师兄!

    欧阳少恭眯起眼睛,胸口不可控制地一起一伏:“越儿现在何处!”

    “越……”那弟子显然懵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大师兄……大师兄和屠苏师弟单独住在后山。”

    欧阳少恭猛地一下推开他飞身前往后山,留下那个弟子惊魂未定地呆愣在原地。

     

    是他!竟然是他!

    兜兜转转弯弯绕绕,从头到尾居然都是他,从来都是他!

    早知如此,他何必辛苦算计步步为营,到头来还惹得他负气而走!

    早知如此,那人本来就该是他的,他又何必小心试探,惴惴不安!

    早知如此,何必多生这许多事端!

     

    欧阳少恭又喜又悔又恨心中百感交集,恨不能时光倒流,将那错失的都补回来。

    胸中情绪翻涌,欧阳少恭只想快点见到陵越,然后牢牢守住他,再不教他离开。

     

    到了后山,欧阳少恭一眼便见一十三四岁的少年在门口一下下扫地。

    欧阳少恭微微眯起眼:“你就是屠苏?”

     

    百里屠苏抬起眼,见欧阳少恭一副新弟子的装束可出口便唤他屠苏,便觉得此人多半有病。

    他身负煞气素来不与人亲近,整个天墉城直唤他屠苏的,不过师兄与师尊而已。

     

    百里屠苏不愿搭理他,拿起扫帚转身就走。

    欧阳少恭虽欲会一会他,可现下不是说这个时候。他一步上前拦住百里屠苏,道:“越儿现在何处?”

     

    越儿?

    百里屠苏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冰冷的脸上显出明显的怒意:“大胆狂徒!休得无礼!”

    欧阳少恭冷冷扫他一眼,不愿与他多做纠缠,闪身绕过他要自己往房内去寻。

    百里屠苏一拦根本没有拦住,心下一惊:这新弟子身手竟这样快??

     

    “屠苏,何事喧哗?”房内的陵越听得动静,起身出来查看,一开门迎面正撞上欧阳少恭。

     

    “越儿!”

    “师兄!”

     

    “越儿……”眼前的人一身他从未见过的水蓝衣衫高冠束发,腰间腰封束紧,颈边领口微敞,紫沙盈盈间端正却透着若有若无的风流。狂喜间欧阳少恭目光灼灼地看着他,忍不住双手按住他的肩膀,轻声唤他的名字。

    看到眼前的人,陵越明显愣了愣。随后他的神色冷淡下来,抬手冷冷拂开了自己肩上的手。

    欧阳少恭一怔。

    陵越却看也不看他,只径直走向屠苏,柔声道:“你先去后院练剑吧。”

    百里屠苏仰头看他:“可是师兄……”

    陵越拍拍他的肩:“没事的。”


    待屠苏的身影消失在后院,陵越才背对着他冷冷开口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tbc------------

    勉强挤了一点

    老板终于知道真相了,我以为我永远都写不到这里了

    你们觉得越儿会原谅他吗?

     
    评论(26)
    热度(87)
    1. 爱越越思霆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