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53

     

    天墉城新任掌教上任不过两三年时间,在江湖上却已声名鹊起。人人都道他不仅品貌不凡,而且英雄少年,年纪轻轻却修为极高。但凡再棘手的妖物,到他手里没有收服不了的。不仅如此他还为人还极谦逊,每每有人说起他都极力推脱,直道并非自己功劳。一时间江湖上人人交口称赞,无一不服。


    那日陵越得闲与少恭下山,迎面碰上白云观清虚道长。陵越是晚辈,便主动上前行礼问候。清虚道长见了他也很是欣喜,随即向身边一位白须白发老者介绍道:“这位便是天墉城陵越掌教。”

    那老者眼中闪过些许惊讶,随即笑道:“久仰陵掌教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都道长江后浪推前浪,有后生如此,看来我等老朽皆无用了。”说罢与清虚道长二人抚掌大笑。

    听得身旁也传来一声压抑的轻笑,陵越颇有些幽怨地看了那低头掩唇的人一眼,连声向二位老者道惭愧。


    辞了二位道长,陵越他们继续往前走。一路上有连着好几个人一脸崇敬地和陵越打招呼。其实陵越并不认识他们,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自己的,但总少不得寒暄几句,一路上几乎要应付不过来。


    二人好容易进了客栈,陵越终于松了一口气,放了剑在桌前坐下来。

    欧阳少恭见他闷闷地喝着茶水,挨着他坐下来,双眸含笑明知故问地道:“不高兴?”

    陵越闻言收敛了神色,皱着眉正色道:“我去除妖的时候你若再偷偷跟着我,我就……”

    欧阳少恭以手撑颌,看着他微笑道:“你就如何?”

    陵越看着他弯弯的眼眸,忽然泄了气。少恭的修为远比他高,若他定要跟着,自己是既无法察觉,更无法阻拦。思及至此他忍不住长叹一声:“都是你,替我招惹来这些虚名。天下人都只道是我除的妖,却不知是你的功劳。”


    欧阳少恭闻言低笑,捉住他修长的手指逐个轻吻:“名声归你,你归我,我觉得很公平。”

     
    评论(5)
    热度(53)
    1. 爱越越思霆墨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