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雪

别看了,这儿都是坑
  1.  126

     

    【恭越】联姻 · 二十二

    一路上二人各怀心事慢慢地走,待到江都已是夜色将暮。

    突然出现的主子显然将宅子里的下人杀了个措手不及,欧阳少恭也无心让他们再布置,简单与陵越用了一餐饭,二人便各自回房。

     

    月上中天,微黄的烛光中陵越收拾妥当刚准备就寝,房门却被人轻轻扣响:“陵公子。”

    带着些略微的讶异,陵越应道:“请进。”

    来人手中端着托盘恭敬着眉眼,入了房中将盘上的瓷碗放在桌上,道:“这是我家公子为您准备的安神汤,嘱咐公子趁热将饮。”

    陵越的眸光柔和下来,他点点头道:“有劳了。”

     

    浅褐色的汤水氤氲着浅浅的雾气,在这冬夜看着就分外暖心。

    陵越舀起汤药轻饮一口,知道少恭心细如尘体贴入微,自己一路来掩藏的情绪根本没能没能瞒过他的眼睛。

    想起那幻境所见,陵越低叹一声,将手中的瓷勺轻轻搁在碗边。

     

    幻境中屠苏煞气大发屠尽天墉城,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陵越被逼无奈,最终一剑刺进了他的胸膛。

    幻境中的感觉太过清晰,剑尖刺穿皮肉的触感真实到可怕。陵越忍不住看着自己的手,屠苏血液温热粘腻的触感似乎都还留在上面。

    莫说彼时清醒时难以平稳自己的情绪,现在他都不能完全释怀。

    屠苏的煞气,着实是他的心病。可这却又偏偏是他要死守的秘密,连少恭问起,他都只能避之不答。

     

    汤药渐渐凉了,陵越连碗端起一饮而尽。

    多想无益,现下最要紧的是先集齐玉衡碎片了了这件事,随后回天墉城安心帮屠苏修炼心法抵御煞气。封印的力量会一天天减弱,师尊又在闭关,他着实不宜长期在外。

     

     

    夜色越发深了,房内跳跃的烛火熄灭,一些细碎的响动后,冬夜重归静谧。

    寒凉的月色澄澈如水,忽有一人点一地碎银而来,悄无声息地潜入陵越房内。

     

    床榻上的人已然睡熟了,却又像是做了什么不安稳的梦,他紧锁着一双眉,长睫微微颤抖。

    银色的月光勾勒出他脸廓精致的弧度,清冷出尘。

     

    默默地在床榻边坐了一会儿,欧阳少恭缓缓抬手一点点抚过他紧皱的眉心,小心的温柔带着难言的情绪。

    或许是温暖的指尖带来的慰藉,睡梦中的人稍显安稳。

    欧阳少恭凝视着他,手腕一转,修长的指尖便顺着他脸颊的弧线轻轻浅浅滑下。他微微侧了手掌,温暖干燥的手心虚抚上陵越的侧脸。

    熟睡的人似又不安起来,舒展的眉心再次皱起,他微微翕动着双唇,似在梦呓些什么。

    欧阳少恭俯下身,在听清那两个模糊的音节后黑曜石般的眸中闪过复杂的情绪。

     

     

    冬日的晨雾渐渐散去,院中人声渐响。

    大约是昨夜饮了安神汤的缘故,陵越今日起得晚了些,但显然养回了好些精神。他素来是利落的,一段蓝色的发带咬在口中双手将脑后的发一拢便是一个干净的马尾。陵越收拾停当正要去找少恭谢过昨晚的安神汤,那人倒自己寻过来了。

    今日他换下了平时爱穿的杏色,一袭清雅白衣缀点浅黄的云纹,较往日的持重多了几分风流潇洒。

    “昨夜睡得可还好?”他看着陵越,微微上扬的嘴角教人如沐春风。

    陵越回以一个微笑:“很好,可要多谢你的安神汤。”

    欧阳少恭忽然认真起来的神色意有所指:“照顾你是我应该做的事。”

    陵越正不知如何作答,对方却又不甚在意地微笑着转移话题:“今日早市,我看一物甚是精巧,便与你买了回来。”

    他说着从袖中寻出一物递给陵越,却是一段蓝紫色的发带,就这么被他藏在袖中带回来的,还带着他温暖的体温和淡淡的药香。

    陵越犹豫着,不知该不该接过。若在往日,他便收下了,可是如今他们二人这种情境,陵越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做才妥当。

     “那日桃林中你拿你的发带与我包扎,原是要还你一条的。”欧阳少恭适时的一句话打消他的疑虑,陵越伸手接过,上好的绸缎触手生滑,低调又精致。

    欧阳少恭微笑:“换上试试吧,我先去让下人准备早餐。”

     

     

    绸缎上那人的体温渐渐散去,显出它冰凉的本色来。陵越握着那根发带,犹豫了片刻,到底将它理了理,准备换上。他的指尖却在一片顺滑中触到奇怪的突起,陵越顺势细细摸去,才发现是缎尾处用同色丝线小小地绣了一个“恭”字,不仔细查看根本无法发觉。

    这种兽类标记领地似的行为与欧阳少恭平时的形象实在太过不符,陵越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后忍不住轻笑出声,眉眼是他自己都不曾觉察的温柔。

     

    这个“恭”字的象征意义太过强烈,陵越想了想觉得不如就当不知道,免得二人一场尴尬。收拾停当出了房门,陵越一眼便见少恭在回廊下负手而立,似只是在望风景又似在等他。

    “你来了。”欧阳少恭听得动静转过身,眸中闪耀着别样的光彩。

     

    这光彩却叫陵越不自在起来,他一步步走近,无端地垂眸不敢看他。

    看到那人在自己身前站定,欧阳少恭抬手轻轻抚过他脑后的马尾,指间柔软的发丝和缎带一般顺滑:“果然很适合你。”

    对方意外地没有答话,欧阳少恭转眸看去,才发现他低垂着眉眼,白皙的耳尖已然红透。

    欧阳少恭心中一动,手腕顺着对方的发丝下滑,随后指尖顺着他下颌的曲线游走,顺势抬起他的下巴。

    撞入一双带着慌乱的眼眸,欧阳少恭再也无法自持,凝视着那双水色润泽的唇瓣一点点凑近。

     

    看着眼前一点点放大的脸,陵越慌乱地睁大眼,下意识地抬手要去推他的胸膛,却被一双手温柔地握住。

    眼前的人漂亮的黑眸中是显而易见的深情,陵越望着那双眼睛,感觉手明明只是被对方松松地拢住,却似乎再没了挣扎的力气。

    二人的距离一点点缩小,对方湿热的鼻息与他的相交缠,陵越几乎能感受到对方唇瓣上的湿度。

    似乎连血液都开始沸腾,狂乱的心跳声不知为何在脑海中被无限放大,叫陵越再也思考不了其他。

    明明知道若由着他如此他们二人间便再也说不清楚,他的身体却仿佛脱离了意志的控制,无法挣扎,不能反抗。

     

    眼看两双唇瓣就要相触,一道娇娇的女声却不适时地响起:“少恭——”

    陵越一愣,如梦初醒地猛地推开欧阳少恭,几乎是夺路而逃。

    ------------------tbc-----------------

    #心疼老板#

    #另一个助攻(?)上线!搞事!搞事!#


     

    恭越

     

    评论(37)
    热度(126)